穆斯橙

【月球写手】
【不乱炖只all岳,谨慎驾驶】

【卜岳/洋灵】非正经男团9-12

大概是搞笑灵异向

会有一些时间操作

设定漏洞百出,不要介意

文笔很是一般/OOC,这一章尤其困难,请多见谅土下座

全员登场啦!


这两天微博看的非常难受,die


前文走

1-2 3-6 7-8


9.

大厂的小练习生们有粘人的,但像木子洋和灵超这样黏这么紧的,还真不多见。

他俩上课粘着,吃饭粘着,去全时也粘着,据目击证人表示几乎就没见他俩分开过。

几位带着孩子来的大龄练习生看着长得好看可爱又会撒娇的灵超,再看看自家小孩儿,毫不掩饰地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而来自坤音的另外两位家长,则经常站在离他俩五米开外,感慨青春,嘀嘀咕咕。

“大厂怎么女鬼越来越多了。”

“可能是……迎接洋洋的到来?”

“盛情难却盛情难却……”


木子洋严格意义上来讲不算第一眼帅哥,但大家这都要朝夕相处的,看了第二眼、第三眼之后就会由衷感慨,这位模特先生可真是耐看。

肩宽腰窄个儿高脸凶但有安全感,像中村春菊老师笔下的人物。(←等一下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188和180的身高差加上七岁的年龄差在常人眼中,怎么着都是哥哥宠着护着弟弟,木子洋有事儿没事儿还从后面搂着小弟,多么温馨的场景啊!(棒读)

的确灵超凭借仨哥哥在大厂里可以横着走,。

还是那句话,小小坤音大不同。

“小弟,今晚陪洋哥睡呗?”

“好嘞!”

“不可以,我反对这门亲事。”练了一天舞的岳明辉在下铺无力地抗议。

“那你放个结界出来?”

“不得,累。”

“小弟,来!”

“好!”灵超抱着枕头爬过去。

“李振洋你信不信我告你带坏未成年人!”

“我还没说你两百多少岁不要脸泡个二十多岁的恋童/癖呢,只有小弟能给我安全感,你不懂!”

“洋哥到我怀里来!”

“还是小弟贴心❤”

“你俩一起睡我头顶上我没安全感啊???”岳明辉放弃了最后的挣扎,不就是往对床爬吗,有什么了不起。

平白得到哥哥的投怀送抱,卜凡搂着岳明辉乐得不行。“哥你就别管了呗,他俩这不也挺好,最近不是流行什么小奶狗嘛我看就很适合弟弟。”

“呵呵非常适合,早晚有一天干翻那个木子洋。”岳明辉翻着白眼由衷祝福灵超。

“那你说我算不算小狼狗?”卜凡舔舔岳明辉的耳垂,贴在他的耳廓,气声搅得岳明辉心痒难耐。

“别闹,你就是狼。”

“那哥,兔子的发/情期走一波?”


今天的坤音宿舍,又空出来两张床。

幸好他们早就把室内的摄像头掐了。




10.

日常生不如死的压腿从两个人增加到的三个人。但相对两个年纪大骨头硬的来说,李英超的身体堪称柔软

所以还是非人类师徒二人组最遭罪。

岳明辉在小于的指挥下抱住卜凡的肩膀,压紧了不能动,卜凡疼得哭爹喊娘,又不敢反抗岳明辉,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卜凡觉得自己没怎么样,岳明辉那儿是真觉得卜凡快把他掀过去了,他费了老大劲儿才把人摁住。

“哎呦我的妈妈诶疼死我了!”

“我说凡子你还真的是铁汉柔情,够铁!怪不得人写狼图腾,这狼骨头是真硬啊。”

“啊啊啊啊啊啊疼疼疼!!你兔子不是应该软吗也好意思说我!!!”

“骨骼和皮毛要分开来看!我只有毛是软的!你tm连毛都是硬的!!”

“你俩贫不贫,贫不贫!上课呢唠什么磕!”小于坐在椅子上使劲儿踩了一下凡卜的膝盖,他被卜凡嚎得脑仁儿疼。“老岳你使点劲儿再压紧点儿,你这是在和凡子玩跷跷板还是啥呢此起彼伏的?”

岳明辉被小于这么一吼也不敢反驳他,上课的时候老师最大,这是自居学霸的岳明辉保留着最后的底线。可他现在这个姿势是真不好发力,没办法只好跨到卜凡的腰上,要给他来个面对面的涌抱。

岳明辉坐上来的时候卜凡一瞬间脑子空白了。

“岳哥咱俩这姿势影响不、不太好吧,还有未成年在呢……”

“这个姿势咋了?”

“…………算了……”卜凡觉得他这个哥哥这么些年来可能是根本不存在感情生活,认命地搂上岳明辉的背,继续哭天喊地地压腿。

于梓杰:………………你俩都给我多压半个小时!

“啊??别啊帅!!!”


痛不欲生的舞蹈课过后,岳明辉和卜凡占着罗汉床两边,一起躺尸。

小年轻李英超还有体力瞎晃悠,他跑到窗边偷偷吃糖,突然跑回来摇岳明辉的肩膀。

“怎么啦宝宝?”岳明辉有气无力地给了个反应。

“岳哥你看,外面好大一片乌云,是不是要下雨啦?要收衣服吗?”

岳明辉刷了下手机上的app,“没预报有雨啊?”但脑子里的警铃大作,惊得他耳朵差点冒出来。他抬头往旁边看,卜凡已经捂着自己的脑袋,努力想要把耳朵收回去。

阴冷的气息一瞬间包围小楼,岳明辉不得已打起精神,跟着灵超到窗边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我……这……”岳明辉被惊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靠这是全望京的游魂野鬼都跑来野餐了??

更让岳明辉吃惊的是在这一片黑压压的鬼影中间,竟然还有一个人类,板着脸大步流星地往坤音的小楼这儿走。

跟着来查看情况的小于眯着眼往外一看,一个名字脱口而出,“李振洋?”

“谁?来寻仇的?”

“学长?”卜凡也认出了外面唯一的这个人类。

“你俩共同的仇人?”岳明辉八卦之心蠢蠢欲动。

“不是不是,诶岳哥你先别管这些,快搭把手赶一赶这些!”卜凡赶紧的往楼下冲。

岳明辉虽然还处在云里雾里的状态,还是拉着小弟,很给面子的捏了个诀。

窗外瞬间晴朗。

一边的小弟惊得眼睛都瞪了起来,“哇岳哥你这么厉害的?”

“那可是~”岳明辉摸着李英超的脑袋,嘚瑟地享受来自小弟的崇拜,没告诉他自己刚才一通操作其实只是把小弟的体质扩大影响范围的省电模式。

哎呀毕竟体能训练这么累。

卜凡把他学长拖进屋子里,小于在一边给他倒杯水压压惊。

岳明辉把卜凡拽过来,打听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卜凡用差不多是念了一段rap的速度把来龙去脉大概齐说完,岳明辉对李振洋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招鬼体质,长这么大不容易。


“呃,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神有问题……”岳明辉有些犹豫地开口,“刚才我看好像一大半都是女鬼……这是个什么情况?”

“emmmm……可能是因为……长得帅?”


李振洋这个人非常怕鬼。

一般人怕鬼吧,也就嘴上说说,看个恐怖片捂住眼,被拖进鬼屋的时候嗷嗷直叫唤。

而李振洋这位朋友就非常倒霉,他不仅是怕鬼,他还能看到鬼。

他妈曾经就痛心疾首的表示,儿啊是我没挑对日子,生你的时辰不吉利。但李振洋明白这事儿完全不能怪别人,他爸妈很努力的给了他个好脸好身材,他的生辰八字这事儿完全就是自己倒霉而已。

但是接受现实不代表敢于勇敢地面对现实。所以那把千辛万苦求来的桃木剑就是他老婆,就算出国走秀李振洋也坚绝不让它离开自己身边。

来到北京后李振洋的幸运值仿佛触底反弹,在大学遇到了对驱鬼方面略通一二的于梓杰,于梓杰毕业后又有卜凡接班,让他度过安稳的一段时间。

这次李振洋从米兰回国,听闻卜凡跑去做练习生了,本来打算来和卜凡讨论一下今后怎么方便联系的问题,结果不知道路上走错了哪儿,招惹了乌泱泱一片鬼影。

李振洋硬撑着走到坤音的小楼门口,见到两个大救星的一刻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醒来第一眼便对上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李振洋中学的时候拜读过他们班女同学写的以他为主角写的脆皮鸭文学,其中有一篇:他一眼便淹没在这片澄澈的琥珀之海中,从此以后,他人生不再有权拥有白月光与朱砂痣,百花零落,万物凋谢,只剩这枝坚强的白玫瑰在贫瘠的心中扎根,万寿无疆。

.

“你们单位还招人吗?188能唱歌走过迪奥的那种?”


11.


恭喜坤音娱乐老板秦女士喜提超模木子洋。


12.

岳明辉曾用一个星期的时间观察围绕在木子洋身边的这些飘飘们,然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我认为她们是想和你来段人鬼情未了。”

“啥玩意儿?”

“你有没有总结过什么生活小妙招,比如她们什么时候会活跃一点,什么时候能消停一点balabala?”

“我就知道我笑的时候或者态度稍微软一点,她们就疯狂往上扑,有时候我都分不清是人是鬼,吓得我都不敢做表情好吗!”

“那就是了,”岳明辉摇头晃脑地“啧啧啧”了一顿,“这几天我抽空去采访了几位,她们很直白的告诉我就是想和你搞对象,我本来以为是样本个体不具有代表性的问题。结论怎么说呢,兄弟你桃花运不错嘛”

木子洋:………………


一边儿灵超骤然升起危机感,狠狠地抱住了他洋哥。



TBC.


就……很单纯的一见钟情啦

洋灵就只是很单纯的盖棉被纯聊天啦!不和父母爱情组比_(:з」∠)_

评论(13)
热度(209)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