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月球写手】
【不乱炖只all岳,谨慎驾驶】

【All岳】Restart 3.

dbp我是魔鬼

非常狗血

有一些逻辑漏洞,别深究,没结果_(:з」∠)_

三观扭曲,OOC爆炸,有bfl提及,慎

哥哥是好哥哥!弟弟们都是好弟弟!换头文学不要当真!

不妥删



3.


第二天的训练他们给岳明辉请了假,想让他多休息会儿。

本来灵超也想翘,在家守着岳明辉,奈何今天轮到他和木子洋去录音棚,新专辑的录制耽误不得,小孩不情不愿地被木子洋和经纪人拖走了。

岳明辉前天晚上吃完那碗面就睡下了,日上三竿才又睁眼。四层大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他躺在灵超的房间,屋子里空调开得足,身上被仔细地盖上一层薄毯以防着凉,空气里有木子洋惯用的香水的味道,记忆里还有昨晚卜凡做的西红柿鸡蛋面。

一切都温馨得不真实。

他觉得自己从之前的噩梦里醒来,又进入一个新的梦境。

要不是身后熟悉的痛感,他真的要以为上帝在一夜之间给他换了一个新的剧本。

从前每次情事结束后,大多都是两个大模陷入彼此的纠缠,为了次日的训练他只能自己爬起来做清理,有时实在没有力气,留到第二天导致发烧一类的事故不在少数。下了床卜凡还是那个合格体贴的情人,会忙前忙后的照顾他,给他做饭煮粥,自责承诺不会再有下次。可是这种事情不是清醒时的一个承诺能解决的,无论卜凡如何发誓,下一次永远会发生。

今天倒是清爽,睡这一觉也舒服,岳明辉破罐子破摔地想,大概是超儿帮他清理的。他在那种情况下把自己从两个人的手里抢过来,肯定好看不到哪里去,多被看这么几下倒不在乎,别给小孩造成什么心理阴影和负担就成。

岳明辉不紧不慢地去洗漱,把自己捯饬出个人样,透过镜子直视自己的眼睛,然后对里面的人说,结束吧,你定了决心的。


从录音棚回来,经纪人直接把灵超和木子洋拉回公司,任凭灵超怎么磨叽都不同意他先回趟别墅。

小朋友在车里闹脾气不下车的时候,看见岳明辉自己开着车来上班。面包车的门开着,岳明辉瞅一眼就明白发生什么事儿,锁上车慢悠悠地走到灵超座位边,问他:“咋又闹脾气啦宝宝?乖乖去训练,一会儿允许你吃糖。”

“岳叔你……”

“老岳你头疼好了?”灵超正惊讶着,不知会不会不过脑子说些什么不该说的。周围又不知道哪里埋伏着私生和无聊的记者,木子洋在一边急忙打断灵超的话。

岳明辉却头也不转,还是看着灵超,重复了一句:“乖,下车。”

“哦、哦好的!”灵超收起小脾气,跳下车轻轻扑进岳明辉怀里。

“诶你轻点儿……”木子洋担心岳明辉的腰,毕竟那是他造出的孽,他得负责。

当事人却不这么想,灵超埋在岳明辉怀里,享受着岳明辉把手伸进他上午才造型好的头发里温柔地抚摸,然后拉着他从停车场的门钻进公司。

木子洋被留在车边,盯着两个人的背影,不想看却也不愿移开视线,他怕什么时候自己连看一眼这个人的权利都没有了,握紧拳,又强迫自己松手,强装无事走进去。

除了工作人员和新练习生,上午只有卜凡一个人留在公司,擎着手机漫不经心地看舞蹈视频对着镜子练习,平常这种情况好歹有岳明辉陪他一起。岳明辉自诩是个成熟的成年人,床上的事情再不愉快,也不会把情绪带进工作和生活。况且不说他俩算不上正儿八经的情侣,就算真的是,也得在外人面前装个兄友弟恭的样子出来。

营业是营业,真要恋爱又是另一种不得了的情况。

卜凡以为今天岳明辉不会来,听到大厅灵超叽里呱啦的声音顺道出去拿水的时候,看见了岳明辉。

愣了有几秒,卜凡想开口问他身体怎么样,博文拿着录像机凑过来怼在他俩面前,方才面无表情的岳明辉转过脸露出个笑嘻嘻的模样,假装嗔怪地冲着博文,“录什么录,天天拿着相机拍拍拍的我说你之前那些物料都放出来了吗?被棉裤吞了吗?”

“吞了。”博文回答得毫无灵魂。

于是岳明辉弯起手肘给了卜凡一个不轻不重的肘击。

还在发呆的卜凡立马做出反应,夸张的“嗷呜”一声,大声嚷嚷:“关我啥事儿了?棉裤又不是我养的你揍我干啥!有种你找他爹算账去!”

俩人在镜头前东拉西扯大半天,直到博文满意,拿着相机去突击木子洋和灵超,岳明辉的脸一下子恢复到之前的模样,绕过卜凡拐进卫生间。

他的这一招变脸把卜凡打得措手不及,愣在原地进退维谷。直到岳明辉出来,还待在门口,拦在他身前挡住了去路。

卜凡张开双臂,把岳明辉完完整整地抱进怀里。

他的哥哥一直是一个心软的人,仗着这一点只要不触及原则问题,每次卜凡一撒娇一示弱,岳明辉都是乐意原谅他的。

“对不起哥哥。”他把声音放软了,在岳明辉耳边道歉,同时心里准备了一个长篇大论的道歉演说,他知道错了,他要给岳明辉一个正式的承诺,不让他为难受委屈,不再和木子洋藕断丝连,不在这段感情里牵扯进其他任何人,他要弥补之前的过错和毁掉的誓言。他是真的要认真履行每一个字。

“……没事。”回应他的是简短的两个字,岳明辉木然地任他抱着,甚至没有像从前一样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背。

这是卜凡第一次面对岳明辉却吃不准他的想法,曾经的岳明辉太温柔,几乎说什么他都会顺应你,尤其卜凡还承着他的深情恃宠而骄,从来没有听过一句拒绝的话。

现在,这份独一无二的宠爱似乎被他亲手耗至底点,也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一抔微弱的希望。


“怎么我赶走了一个又来一个!你俩到底有完没完!”

等待岳明辉很久的灵超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从博文那儿溜出来后果然看到岳明辉被卜凡堵住了个正着。他气不打一处来,明明那么伤害过他的两个人,凭什么一个个想挽回的时候就那么理直气壮。

灵超扒开卜凡的手在他俩中间挤出自己的位置,像个争抢地盘的小猫强硬地守着岳明辉,而且他真的很害怕岳明辉又一个心软原谅了他俩,他想拥有岳明辉而不是和别人分享,尤其是这两个人。

岳明辉养过猫,虽然那只跟随他时间并不长的小猫对他不亲,但他特地去学过如何安抚一直幼猫。他轻轻揽过灵超的脖子,温柔地捋顺他柔软的浅灰色头发,让他靠在自己的颈窝, 温柔得让卜凡嫉妒。

那曾经是属于他的特权。

“我没事,这话是认真的,你不用自责。”岳明辉抚摸着灵超的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扯出一个曾经卜凡最讨厌的假笑,来面对他,“喜欢洋洋就去追,就是干咱这行的对谈恋爱有点忌讳,但人一辈子能遇到个真心喜欢的挺不容易的,你还年轻,用不着顾虑那么多,好好藏着别被发现就成,就像咱俩之前那样就挺好。也不用管我我真没事儿,只是以后就苦了你啦,镜头前还得和我待在一起,毕竟营业也是工作,避免不了的,以后人前做做样子就好。不要再当真了,会遭报应的。”


你看我就当真了,有多惨。




TBC.




评论(22)
热度(112)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