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月球写手】
【不乱炖只all岳,谨慎驾驶】

【卜岳】Make♂Up

无营养的xql日常_(:з」∠)_

实不相瞒,这篇文是在711之前就开始写的

然后我看到了711的视频

然后我就摔笔了

根本玩不过正主_(:з」∠)_



岳明辉自从接受了化妆以后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除了每天花费更多时间倒腾自己,富有实验精神的研究生摩拳擦掌,岳岳欲试想要尝试给别人化妆,练习手法。

卜凡正窝在沙发里打游戏呢,岳明辉拎着化妆包一屁股坐到茶几上,膝盖挤进他岔开的两腿之间,捏了捏他大腿上的肉:“凡子我给你化妆啊。”

“啊?”这消息太突然,卜凡一个手抖没躲开,被突突死了。

“你说你要干啥?”

“给你化妆啊!”

“为啥啊?”

“让哥哥练习一下嘛”

“不是你这一天天花里胡哨的都干嘛啊?我不乐意!”卜凡捧着手机赶紧往旁边挪,“你练习干嘛往我脸上画?我的脸是画布吗?我脸现在可贵了你知道吗,不是想画就画的!”

“那多少钱一小时,哥哥买你一晚上!”

“你这人怎么这样儿呢!”

卜凡挣扎了半天,没逃过举铁工科恶汉的魔爪,在沙发上瘫成一片乖乖地任岳明辉在脸上涂涂抹抹。

“唉唉唉凡子你脸别动往上看”

“对对对”

“脸往左点儿”

“低点头”

“离我再近点儿!那么远干什么玩意儿我又不吃了你。”

“你咋还往后躲呢!这么不老实?”

“我没躲!”有丰富的被妆造师摆弄经验的大模受不了这般“污蔑”,开口给自己辩护。

“别张嘴!说你不老实还不认,口红都涂出来了。”

“你咋先画口红呢??不是你给我画口红干啥???”

一个试图讲道理的岳明辉相当于一百只鸭子加上两个物理老师和一个思政老师,卜凡被烦得不行,掐着他的腰跟拎小鸡崽儿一样放到自己大腿上。岳明辉从善如流地岔开腿,跨在他身上。

“这回我躲不了了吧?叫你叨逼叨叨逼叨的。”

卜凡闭上眼任由岳明辉摆弄他的脸,岳明辉左涂涂右抹抹,拿着刷子的那只手手肘撑着卜凡的锁骨,另一只胳膊绕过他的肩膀扶住后脑,让卜凡闭上眼,凑近了扒着他的眼皮仔细画一条细细的眼线。

岳明辉怕手抖,紧张得气都不敢喘,偶尔微弱的鼻息拍在卜凡的脸上,痒痒的,像小时候邻居家小姑娘养的毛茸茸的兔子,温暖又柔软。

卜凡环着他哥的腰,怕人滑下去,抱着往上颠了颠。

“老岳你是不是没带隐形?”

“戴了呀,怎么?”

“你这也太近了吧,化个妆至于吗。”

“这不是……怕画歪嘛……”岳明辉屏着一口气终于画完眼线,指头勾着卜凡的下巴来回晃,看了一圈对自己的作品甚是满意,收起眼线液笔前突然改变主意,用细软的笔头又在他脸上刷刷刷画了一行。

“你这又在整些什么花里胡哨的?”卜凡皱皱着眉,嘴上各种嫌弃实际上也没阻止他的动作。

“给你画个贼炸的图案,包你出门镇得住全场,都没人敢靠近你。”

“可拉倒吧,就你这水平画个简笔画了不得了。”

“怎么瞧不起人呢?”岳明辉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卜凡的脑袋,抬起腿打算从他身上下来。

卜凡一把按住了他要抬起的那只腿。

这么些日子相处下来,卜凡心里的小九九岳明辉早摸得一清二楚,况且正顶着他屁股的硬邦邦的那块东西意欲如此明显,岳明辉就算真傻也知道卜凡想干啥。

“化个妆也能硬,真到发 / 情 / 期啦?”

“咱可摸着良心说话,刚才可是你在我身上来回gu yong,还没事儿就搁上面蹭,还怪我把持不住?你自己捣的乱可别随便甩锅!还有这什么天你穿个领口这么老大的衣服?我的妈呀还这么透?一低头都能看到你肚子你知道吗!”

“唉又不是故意的别这么认真嘛。”岳明辉笑嘻嘻地捧着卜凡的脸,在刚才画图案的那块脸皮上重重亲了一口,笑得像个傻子,“这样成不?”

卜凡也冲着岳明辉脸上来了一口,一个大红色唇印啪叽扣在岳明辉脸上。卜凡觉得挺有意思,像给他哥戳了个章,向所有人宣告主权,又一口印在岳明辉的脑门上,然后是嘴角、耳后、喉结、锁骨,扯着他那件大领口的衣服顺着肩膀拽到手肘,在心脏的位置、左边胸口的乳尖,重重落下一个印子。

“不成不成!你刚不是说要买我一晚上吗?现在可以付款咯!支持分期,利息另算。”


给累得睡着了的哥哥掖好空调被,冷气调到合适的温度,卜凡披上睡袍打算去卸了妆洗个战斗澡再睡。

从卫生间的镜子里,他可算有机会看到岳明辉刚才在他脸上胡乱画了些什么。

岳明辉写的英文比中文好看得多,但也没那么好认,卜凡扭着脸辨认了半天终于认出了这个龙飞凤舞的小短语。


“BELONGS TO PINKRAY”




END.



我猜没有什么敏感词






评论(19)
热度(138)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