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月球写手】
【不乱炖只all岳,谨慎驾驶】

【All岳】Restart

2。

dbp我是魔鬼

非常狗血

有一些逻辑漏洞,别深究,没结果_(:з」∠)_

三观扭曲,OOC爆炸,有bfl提及,慎

不妥删

凡凡暂时不出击

辉辉的苦日子这章就过去了,以后会好好的QAQ




岳明辉是被热醒的。

疲劳过度的身体一开始甚至没有知觉,他盯着天花板反应了一会儿,才感觉到怀里还有个“小火炉”。

灵超天生体热,夏天的时候三个哥哥没事儿都不太乐意靠着他,但他偏偏喜欢往岳明辉怀里钻,岳明辉嘴上说着热,倒也一次没拒绝过。

但此时此刻,小火炉出现在自己身边,岳明辉无论如何也无法冷静下来。

这代表灵超什么都知道了。

知道了他努力想要掩盖的那些事。


三个人畸形关系的形成,和岳明辉也脱不了干系。

公司组cp营业,一开始他也没认真,想着就是在人前演一演没什么大不了,但渐渐的他发现自己无法忽视卜凡诚挚而又热烈的眼神,那和他之前经历过的失败的感情都不一样,是一种让人想不顾一切陷进去的深渊。

他也的确陷进去了。

183的个头放在人群里不算矮,他从来都在担当一个保护者的角色,而卜凡给他了一种全新的体验,让他可以放下身上沉重的包袱,像个小孩一样肆无忌惮地任性。

发现事实和他预想的不一样的契机是还在京旺家园时的一个晚上,他热得睡不着,想去阳台抽根烟,然后撞见了躲在夜色里凶狠接吻的两个人。

从那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木子洋蛮横地介入和卜凡的默认,他也曾想快刀斩乱麻地结束这段感情,但是巨蟹座的优柔寡断在这个时候拖了后腿,他实在不愿舍弃卜凡的温柔,尽管他清楚那些感情想要传达的对象可能并不是自己,尽管那些温柔越来越稀有。

他开始了很长一段时间自欺欺人的日子。

在床上卜凡还是会亲他,但会刻意避开他的嘴,更多时候则是去亲吻木子洋。木子洋有时候也会温柔地对待他,那是对卜凡的温柔波及到了自己。他们俩很喜欢一起进入岳明辉,以他做媒介,在他的身体里缠绵。

做 /巼/ 爱的时候他学会放空自己,什么都不去想,醒来以后他也想有个能放松紧绷的神经的地方,他想到了灵超,这些事不能让灵超知道,但有疼爱的小弟在身边,心情多少能有所缓解。可灵超那个时候天天围着木子洋转,如非必要他们之间甚至很少有交流。

三个弟弟、三个他原本最亲近的人一个个都这样,加上外界铺天盖地的言论,身心俱疲的岳明辉有时候会躲在被子里掉几滴眼泪,第二天又装作个没事儿人一样该干啥干啥。

北京爷们儿的自尊让他至少装也要装个好看的样子。

现在,一切他努力伪装出的风平浪静的表面,都被狠狠击碎。

岳明辉觉得他累了,他闭上眼期待也许这只是一个漫长且疲惫的梦境,当他醒过来,还是躺在格拉斯哥那间不大的公寓里,电脑里还有paper要赶,篮球场上还有球伴在等着他。

如果醒不过来,就结束这一切。

灵超不忍心看见岳明辉这副模样,从他怀里爬出来把人小心翼翼地搂进臂弯,在他耳边说:“岳妈妈,我救你出来了,对不起我来迟了,以后你再不用被那两个人折磨了,我把你抢过来了,岳妈妈,岳明辉,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以前躲着你是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岳明辉的大脑尚无法完全运转,他有些搞不懂灵超在说什么,他晕过去以后对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回应灵超的是岳明辉的肚子。他们刚赶完通告回到住所,岳明辉累得只想躺在床上昏天黑地地睡一觉,就被木子洋和卜凡摁在床上透支余下的体力。

灵超急匆匆的起床,一边套着外衣一边询问:“我都忘了你还没吃饭,想吃什么呀?家里好像只剩方便面了,粉丝送来的吃的应该也有一些?我先给你拿块巧克力垫一下吧,然后点个外卖?我想想什么比较快,要不肯德基或者麦当劳?”

灵超的房间被勒令不许藏糖,所有储备粮都放在厨房以防他半夜偷吃,他穿好衣服打算去拿几条巧克力回来,一开门便看见了端着一碗还温着的面守在门口的木子洋。

“李振洋你来干嘛?”

“我觉得他醒来可能会觉得饿。”

“饿不饿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们已经把他让给我了,不可以反悔!”

“那他……答应了?”说实话,木子洋是最没有底气问这个问题的人。因为他似乎是在这段孽缘里从最开始就没有表露感情的那一个。

“当然!”灵超昧着心大声回应,暂时没表态没有关系,他有信心他想得到的迟早会是他的。

“……”木子洋没再多说,把面塞进灵超手里,“现在订什么都来不及,让老岳先吃点。”

虽然竖着毛一副针锋相对的样子,但顾及到岳明辉,灵超也就没有拒绝,接过碗甩上门,从门内传出清晰的落锁声。

木子洋板着脸回到楼下,卜凡刚收拾完厨房,迎面遇上他,问:“他吃了?”

“小崽子看着呢,应该是吃了,再怎么讨厌我们也不至于饿着老岳。”

卜凡拿毛巾擦擦手没做回应,倒是木子洋被他这幅不紧不慢地样子激起了一点波澜,问他:“你是不是其实从来没有喜欢过老岳?一直都在耍他?”

“怎么可能。”卜凡垂下眼,他当然喜欢,只是这份喜欢被他和木子洋的纠缠掩埋在最深处,事到如今才顽强地破开那层硬壳,崭露出头角。

“那我看你一点也不着急?”

“…………”卜凡对着地板又发了会儿呆,才回他:“老岳吃得出我做的面,他很喜欢。”


至少喜欢过。











这篇文只要评论操控我往下写我就会继续往下写_(:з」∠)_

评论(15)
热度(104)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