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何以解忧,唯有可乐

【卜岳】我家队长起床气的原因猜想 其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二


生活的难题总是接踵而至。

解决了晚上睡觉没被盖的问题,岳明辉又遭遇新的难题。

他被鬼压床了。

岳明辉睡着睡着,梦见有条巨大的八爪鱼慢慢向自己靠近,触角一根根缠上来束缚了四肢,巨大的躯体压得他动弹不得,黏腻的液体糊在身上,呼吸都变得困难。

是一个十分克苏鲁的梦。

岳明辉闭着眼的时候思考洋洋的桃木剑能不能对章鱼有效。

睁开眼的时候,觉得他的起床气控制不住怕是又要发作。

卜凡手脚并用地缠着他也就算了,还有一半身子跟着压了上来,岳明辉感觉胳膊发麻,呼吸不畅,情绪暴躁,想要揍人。

他抬抬卜凡的胳膊,睡梦中的人被打扰很是不耐烦,紧了紧搂着岳明辉的手,把怀里的他哥挤得翻了个白眼。

岳明辉又使了点劲儿,这两条长胳膊纹丝未动。

岳明辉是真信了卜凡室友说他睡着以后跟死了一样,都tm要僵硬了!

深吸一口气,岳明辉觉得自己立了快二十年的温柔人设不能崩。

扳不开卜凡,就只能等他自己醒。岳明辉用没被压住的那只手从床头摸过手机,刷着ins,小声放着歌。

然而脑袋边上的人睡得太认真,岳明辉感觉自己有点被影响。

慢慢眼皮开始睁不开,拿着手机的胳膊也支撑不太住,索性闭眼继续眯一会儿。

黑暗里其余感官变得清晰,卜凡平稳的呼吸打在耳边,像个小娃娃在轻轻抚摸他的脸,温暖又舒服,岳明辉的意识开始消散,眼看着就要睡过去。

可能是卜凡的生物钟要响了,他黏黏糊糊地从嗓子里哼唧了一两声,顺着耳道直击岳明辉的大脑。

卜凡哼哼的声儿岳明辉领教过,跟他192的大个儿形成巨大的反差,和他瘪着嘴叫“nuna”的时候一样,特可爱。

但放在当下这个场景,加上他这个弟弟起床前特别不老实,大长腿在他身上来回蹭,性质就变得很是微妙。

大清早的火气旺,岳明辉咬着牙刻意忽略被蹭的地方,感觉要完。

哼唧也就算了,脸还靠得越来越近,岳明辉算着这个加速度,最多再过五秒钟,卜凡就得亲上来。

好在卜凡及时醒了。

他撑着脑袋蹭了蹭他哥炸起来的头发,露出个傻乎乎的笑容,“早上好啊老岳,昨晚我没抢你被吧?”

岳明辉一巴掌拍开卜凡的脸,飞奔下床夺门而出,从卫生间穿来摔门声和他的怒吼:“卜凡你tm还是回你自己屋睡去吧!!!”

卜凡:“我又咋了???”


又缠了他们队长一天,卜凡才搞明白这回是因为他把岳明辉半边身子压麻了。

不用岳明辉开口,卜凡主动提出会尽快想出解决方法。

岳明辉冷笑一声:“得了吧,最直接的招儿还是咱俩分开睡。”

“岳岳!哥哥!你怎么舍得让我一个人留在漆黑的夜晚担惊受怕!”

糟糕,卜凡的耷拉的毛绒耳朵好像又出现了。

岳明辉呼吸一窒。

他又心软了。


次日临睡前,岳明辉刚沾了床,卜凡又迫不及待地贴上来。

他把岳明辉翻了半圈正对着自己,一只胳膊枕到他脖子下面一手按着后腰,腿也不负众望地坚持缠上来。

两个人脸对脸胸贴胸侧卧着,卜凡觉得这个极易引发鼻梁打架的姿势好像不太舒服,又把岳明辉往下拽拽,把他的头按进自己宽阔的肩膀。

“这样睡就不会压着了吧!”


我可真是坤音的大机灵!

卜凡给自己输了个大拇指。


岳明辉在卜凡的怀里发出绝望的呐喊。

我为什么要指望你有什么靠谱的方法?


END




再近近不了了,不能有三了_(:з」∠)_

评论(5)
热度(131)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