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月球写手】
【all岳乱炖,谨慎驾驶】

【卜岳】From now

一个老梗

ooc怪我,提前抱歉_(:з」∠)_

不会写很长,我认清我自己了(。)


1.

“老岳!老岳你啥时候磨蹭完啊!真的要走了快着点儿呗!”

听到卜凡在楼下喊他,岳明辉吓得一哆嗦,差点按错屏幕关了视频。

“不好意思哈我得走了,一会儿迟到了又要埋怨我了。”

“没事儿,快去忙你的吧,是练舞吗?好像是要到巡演了,小心点你的腰,别再抻着扭着净惹人心疼,对了还有膝盖,我记得有个动作挺费膝盖的你悠着点……”

“哎呀好啦好啦,老说我唠叨怎么变得比我还唠叨?我会注意的,放心。”

“我说你……算了说了你也不听,我没法在你身边,照顾好自己,什么时候有空了给我发个消息。”

“OKOK一定一定,诶我真要走了,先挂了。”

“嗯,Bye,晚些见。”

“……晚些见。”


岳明辉怀着复杂的心情恋恋不舍地挂了视频,把手机放进抽屉,挂上锁,确认了两遍有好好锁住,钥匙塞进外衣内层,理着头发小跑到门口。

卜凡躺在一楼沙发上等他老半天,吼了好几嗓子千呼万唤才把人嚎下来。一边叽里呱啦地抱怨一边蹦过去自然地搂上岳明辉的肩膀,“洋洋和超儿都走好久了再不快点儿我都要发芽了,我说最近你咋越来越慢?别跟我说又要绑头发我的老天爷,你头发不是刚剃了一半,咋还能这么多?”

岳明辉扭了扭脖子掩饰刚刚一瞬间的僵硬,挂上他软塌塌的笑容赔罪,“算我的算我的,对不住啊凡子,刚才在和朋友打电话,聊嗨了没注意时间,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真是的你这个老岳,换了手机就和人打个电话没完,我看还是那个小破诺基亚最适合你。”

“哎呀话不能这么说,小诺基亚怎么和你吃鸡?”

“行吧快走快走,又迟到又要扣工资,真愁死我了。”


告别那辆没法同时踩脚蹬子的小鸟,公司给他们配了辆低调的小金杯以备不时之需。新别墅和公司距离不算太远,岳明辉怕卜凡着急,多踩了几脚油门,不到一刻钟到达目的地,紧赶慢赶打上卡,保住了今日份的工资。

距离他们第一次Fan Meeting过去已有一段时间,说实话四个人对自己的表现都不是特别满意,虽然事先已经做好了非常充足的准备,但这是离开大厂以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他们自己的舞台,难免紧张出了疏漏,复盘的时候一个个悔得捶胸顿足,卜凡对着他哥又来了一轮激情掰头,写保证书贴舞蹈教室镜子上发誓下一场要在这样就罚三个月工资给粉丝谢罪。

因此除了必要的拍摄工作,四个人发了疯似的天天泡在练习室。

岳明辉靠着镜子给自己降温,脑门也抵在镜子上,借着反光偷偷看了眼蹲在角落里来回研究练习视频的卜凡。

木子洋像条海带拉长着身子也瘫在一边,用手指头去戳岳明辉的腰眼,岳明辉被他闹得不行,终于舍得挪开视线回头瞪木子洋一眼。

“我说老岳,你最近没事儿就把自己锁屋子里和谁聊天呢?有什么小秘密如实招来。”

“你都说是小秘密,说出来还能叫秘密吗?”

“这你不就见外了,咱俩啥关系?同床共枕一年多的关系啊!你告诉我,我跟你一起保守。”

“得了吧,告诉你?明天连食堂阿姨都能知道。”

“诶你这个老岳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这种人吗?你就这么质疑咱俩的ge命友谊?你这个秘密还见不得人怎么着?”

“我……去去去,真没你什么事儿,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这明显是有事儿的回答倒是让木子洋愣了一下,他顺着岳明辉的目光,爬起来压低声音问他,“和凡子有关?”

岳明辉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有一点关系吧……”

“那你……”

“我说了我会自己处理好的。”

“行吧你就死鸭子嘴硬,可千万别到时候把自己搭进去再来哭丧着脸找我诶呦洋洋怎么办呀。”

“我什么时候这样了??”

“啧啧啧不承认了吧……对了你刚才那个滑跪,是不是撞到音箱上了,有事儿没有?”


那边卜凡琢磨完视频,一回头看到两个哥哥靠在一起说悄悄话,突然生出了些逆反心理,他不太想看到这两个人太过亲密,这种情绪像是吃醋,但真要说吃醋又说不出是在吃谁的醋,这些个乱七八糟复杂的心情从来不适合卜凡,他胡乱挠了挠长长一点的头发,跑过去搭上木子洋的肩。

其实平常他更乐意去缠岳明辉,木子洋的肩被网上那群小姑娘盛赞为充满安全感的太平洋肩宽太宽了,岳明辉48的肩搂在怀里正合适。

但是他有点不敢看现在这样子的老岳。

被汗打湿的刘海贴在额头上,舔舐嘴唇吐出的一小段舌尖,挂着疲惫的脸上生出的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性感。

太可怕了。

这是192大直男的第一反应。无论是无意间性感得老岳,还是觉得老岳很性感的自己,对他来说都太可怕了。

卜凡赶紧拽着木子洋出了练习室,非让他陪着躲厕所去抽根烟。


“我会处理好的……”看着两个人背影,岳明辉坐着空旷的排练室,对自己又说了一遍。


回到宿舍,岳明辉从抽屉里翻出了被锁住的手机,对通讯录里唯一的联系人发了条短信。

【我现在有空。】

对方立刻回复了信息。

【方便视频吗?现在?】

【方便。】

FaceTime的界面紧接着弹了出来。岳明辉连上耳机,把手机架到支架上,靠在椅背上选了个舒服的姿势,按下通话键。

电话那头的人显得有点急切,镜头晃悠了好几秒才稳住。

“哥你今天练习怎么样?膝盖没事儿吧?腰没事儿吧?有没有受凉?要不先喝点板蓝根预防着?”

“可别叫我哥了,你现在都赶上我大了吧。”

“不好意思啊我这不……叫习惯了嘛,今、今天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对方瘪着嘴,试图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询问。

这个时候的四个人还是初出茅庐的新人,在综艺上的爆红带给他们的除了掌声与期待,同时还有超乎想象的攻击,来自粉丝的压力、对手的打击、社会的质疑和网络最阴暗的那头无端滋生的纯粹的恶意,只窥其一角便能令人无法呼吸,而岳明辉又往往是首当其冲承受这一切的人,队长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岳明辉总仗着自己年龄大,想要只身挡下一波又一波的恶言,尽可能的保护三个弟弟。弟弟们也不是不想帮他去分担,只是岳明辉这个人看着软乎乎的好说话,其实固执得要命,咬紧牙根什么都不说,最多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想撬开他的嘴比让木子洋和棉裤和平共处还难。

“没有,只是有些事儿还是没搞明白。”

“什么方面的事儿……我能给你想办法吗?”

岳明辉张了张嘴,他不确定说出来会造成什么样影响,而且实在怪矫情的,他一个快奔三十的人了,还问这种问题着实有些不适合。可是他答应过木子洋,他会解决好的。

拖延不会解决问题,只会让雪球越滚越大,大到他无法承受。

“你真的确定你喜欢我吗?”

岳明辉对上那双无论经历怎样的世间百态,依然保持真诚与炽热的双眼。

“给我个准信儿吧,卜凡?”


TBC

评论(7)
热度(91)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