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人生如此,拿酒来】
【不了不了,酒精过敏】

【维勇】四月时雨

花吐症paro

对不起摸鱼了这么久

主要是我实在没想到他俩竟然这么恩爱这么个暗恋简直不成立啊???!!!

ball ball你俩快去结婚啊好不好QAQ

所以当个乐看看就好sad

文笔差,ooc有,请见谅

还有不要纠结标题……

花市是我瞎编的




2.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能如此干脆利落地拒绝维克多并迅速逃离现场真是透支了他不知道几辈子的勇气。

他发mail跟维克多说自己不舒服请假几天,然后一直他把自己缩在被子里当自己是胆小的鸵鸟、缩头的乌龟。除了每天母亲给自己送饭和晚上悄悄到后院处理花瓣,几乎半步不离开房间,维克多来敲过几次门,他都假装自己睡着了。

现在摆在他面前需要担心的问题除了训练和病情,又多了一项有没有被维克多发现。

维克多问他那个问题的时候真的把他吓坏了。

虽说花吐症因为其独特的症状知名度比较高,但就像癌症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得。甚至还有人认为这是懦夫和傻子才会得的病,

看不清自己心意的傻子和不敢追求或者承认爱情的懦夫。

勇利想说这些话的人肯定没有尝试过爱上夜空中的月亮。

他拿出手机随手刷了刷ins,因为之前他模仿的维克多的视频和被同步播报的哪场Eros,关注他的人越来越多,礼貌性的回复了大家的关心和问候,然后切换到小号上,点开维克多的主页,想看看他有没有新的状态。除了一张和马卡钦在花市的合影,并没有特殊的更新。

从逃出冰城堡那天起勇利就在考虑维克多对花吐症的看法,他们没有谈论过这些事,维克多以前在公众面前也从未接触过这些话题,所以一切只能靠勇利自己猜。他乐观的想虽然维克多是强硬的俄罗斯民族但他是个这么开朗还有些感性的人,应该不排斥。

但愿。

身为一个有专业精神的花滑运动员,勇利在家蹉跎了几天以后还是架不住良心的谴责,一大早背上包跑去了冰之城堡。然后不意外地在冰场里见到了维克多。

维克多正调试自己新的编舞,注意到勇利来了,停下动作给了勇利一个热情的拥抱。

“勇利!你这几天不在我都寂寞死了,我每天都想去看看你的病可是就算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你也把我拒之千里,实在是太令人心碎了。”

“等一下维克多,不要乱用成语啊。”

“你看到我ins更新的照片了吗!花市真是amazing!还见到了好多穿和服的可爱姑娘,我和马卡钦都玩的很开心哦,本来想拉你一起去的可是你一直生病实在是遗憾,以后要是再有这种难得的活动一起去吧”

面对维克多真诚的邀请,勇利觉得自己出了答应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他不知道是否能撑到那个时候,不过只是从口头上完成维克多的心愿,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而且他真的很希望可以和维克多待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

 

勇利落下了几天的训练,虽说和他以前浪费掉的时间相比并没有特别的严重,但维克多给他定下的目标是大奖赛冠军,他练习的时候其他选手也都在练习,他休息的时候别人也不会停下脚步,他偷偷加了训练的量,希望如果运气好能在这场病中侥幸活下来,依然能站在世界的舞台上。

而现实是,他现在的体力只足够他将将完成日常训练的量,当他摔倒在冰面上连抬起手支撑自己爬起来的力量也使不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花吐症带来的并发症究竟多可怕。

勇利在冰面上躺了一会儿,努力地翻了个身扶着围栏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回休息区摊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闭上眼昏昏欲睡。

本来早就离开跑去其他地方游玩的维克多突然返回冰场,一下子就看到了在椅子上快要睡着的勇利。

维克多第一眼看到勇利的时候吓了他一跳,以为勇利的病还没好,体力透支晕了过去。他像电影里演的夸张地摇晃勇利的胳膊,把刚刚才睡下的勇利摇醒了。

“怎么了维克多?”

“你的病才刚好,怎么敢就这么睡在冰场旁边?”

“啊,抱歉……”勇利揉了揉眼睛,果然感受到了一丝冷意,紧了紧身上的外套缩成一团。

维克多还在一边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话,关心意义上的,勇利没听进去多少,他现在一心一意只想打个喷嚏。

根据最近这段日子的经验,他要是这么做绝对会有花从嗓子里被带出来。

勇利顾不上想什么理由和维克多解释,匆忙地离开了冰场。这回没等他跑进洗手间,已经变成粉色的花瓣飘满了他周身。

 

“勇利……你……”

青梅竹马的姑娘惊讶地捂住嘴,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所以说,你喜欢上了一个人。”小优扶着勇利进了员工专用的休息室,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担忧。“是维克多对吗。”

这是一个肯定句。藏在心里这么久的秘密被人识破,勇利反而觉得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很明显吗?”他问。

“其实也没有特别明显,但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啊。”

“那就好。”勇利送了一口气。要是真的那么明显,他怕他绝对瞒不过维克多。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小优只从电视和其他人那里听说过花吐症,光从描述里她就知道这种病有多痛苦,而勇利现在的状态恐怕是被折磨了很久,她不敢想象这段日子勇利都是怎么一个人度过的。

“我……我觉得,没有必要。小优你知道吗,其实我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维克多是为了我来日本。”

勇利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小优知道自己恐怕是劝不动他回心转意,无奈地叹了口气。

“虽然我认为你应该尊重一下维克多的想法,但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也没有办法,答应我不要勉强自己,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千万来找我,好吗?”

“谢谢你小优。”

面对勇利苍白疲惫的笑容小优最终还是没忍心说出责备的话,她看着幼时的玩伴收拾花瓣后离开时显得有些孤独的背影,几乎要哭出来。

 

勇利你为什么一直不敢承认你比你自己想象中的更值得被爱?



TBC.


虽然主要写的勇利,但是这是一个双箭头请大家相信我(土下座

不打维克多tag是因为我觉得好多叫维克多的……比如我喜欢的小男孩的好♂朋友的本名虽然大家都不这么叫他啦

 



评论(13)
热度(151)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