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月球写手】
【all岳乱炖,谨慎驾驶】

【飞波】鸣鸟不飞 8.

谭小飞x张晓波

电影《老炮儿》衍生同人cp,慎

依旧是OOC有,方言不准确有,各种bug有,文笔废,跪下谢罪

对不起拖了这么久,我知道大家可能忘记前面写了什么,友情提示,前面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_(:з」∠)_






自从谭小飞出来,张晓波觉得自己这四年来努力营造的平静生活被打碎得干净。

他本就没什么靠谱的大志向,20岁前是想组个乐队天南海北地闯荡一番,让所有人都能听到自己的歌,20岁后他开始学会面对现实,把这个志向缩小了,想和兄弟们一起做音乐然后能养活自己,再后来乐队散了,兄弟们把家伙事儿都留给他,然后各自走向不同的生活,从某些角度来讲他和他爹是一样的,站在原地目送曾经的生死之交们各自走远,但他和老炮儿又不一样,他没那么固守死理,换了个更现实的目标,一样过得好好的。

谭小飞一直是他的计划之外,每次出现都能打破他的原定路线。上一次他出现,正赶上张晓波他们乐队的键盘和鼓手同时要退出,张晓波正烦着呢赶上那么些破事儿,被谭小飞不分青红皂白关了几个月,出来发现乐队散了;这一回张晓波本来就想安安稳稳过日子,未来都计划好了,找个看对眼的姑娘结婚成家,霞姨甚至已经着手给他物色相亲的对象,然后谭小飞又出现了。谭小飞天天跟在张晓波身边,霞姨老早就注意到了,注意到的不光是他这个人,还有他看张晓波的眼神。这种眼神她太熟悉,她相信当年她看六爷的时候肯定也这样,但这一换身份,先不提现在的当事人一个是张晓波一个是谭小飞,单这情景放在两个都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身上,就足够震撼了,她都不知道是该训张晓波放了人家姑娘的鸽子,还是他和谭小飞这档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

 

现在不止话匣子一个人在那儿自个儿震惊,和她一样心情复杂的还有侯小杰……和阿彪。侯小杰无法压抑心里面溢出泡儿来的好奇,趁早把谭小飞约出来想问个明白,也不能说他八卦,毕竟谭小飞为了张晓波,把他爸留给他的不动产和海外资产都放那儿不搭理,跑去住张晓波那个可能还没谭小飞家一个客厅大的小房子——侯小杰还不知道谭小飞住的还不如客厅,那个杂货间其实是比谭小飞的衣帽间小一点——是谁谁不好奇啊。

然后他听谭小飞不紧不慢地说,他喜欢张晓波,想和他过一辈子。

侯小杰本来眼睛不大,听了这话眼珠子瞪得跟张晓波的有的一比,阿彪直接下巴磕桌沿了。虽然做了心理准备但真从当事人嘴里听到这消息,正经挺震撼的,侯小杰这这那那了半天,才磕巴地问了句整话,“小飞哥你你是认真的?不是,我说这啥时候开始的事儿,你图啥啊?”

谭小飞抬眼看了侯小杰一眼,对他这句话一百分的不满意,“当然认真,我没图什么,就是喜欢,想他待在我身边儿。”

侯小杰被他这一眼瞧得有点怵,犹豫了半天还是继续往下问,“可是你俩也没打多少交道,你这喜欢的这也……也太节约时间了吧?”虽然谭小飞从前谈对象也都很节省时间,但对象不同感受不同啊。

“没什么时间够不够的,小杰,要遇到这事儿的是你,你也得掉里头。”

侯小杰扯了个笑摇摇头,“不我真不懂。”

“那张晓波那孙……小子他也喜欢你?”屠彪扇过张晓波的脸,踹过他的肚子,扣过他的人,全程围观过这场非法囚禁,他也不懂,那三个月里除了有时候小飞把张晓波拽走不知道去哪儿溜哒一圈,也就没啥能发展奸情的机会了啊?这爱情来得太快有点像龙卷风,他倒是没看出来这张晓波同志还有见了鬼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还这个世界太TM玄妙得和他的脑子八字不合?

不过放弃思考的阿彪倒是问出了个梗得住谭小飞的问题,侯小杰看谭小飞的反应都傻了,他想过估计是谭小飞单方面开始的单箭头,但没想过到这是个旷日持久的单箭头。谭小飞是什么人?曾经三环十二少的头头,当年就凭他的背景他的钱他的脸迷倒了多少姑娘小伙儿,虽然如今不比当年,但他的脸是他稳赚不赔的本钱,有个儿有身材,盘靓条顺碾压些个偶像明星不成问题,再使些方法,拿下张晓波该是分分钟的事儿。

前提是张晓波直得不那么坚定。

侯小杰多相信谭小飞啊,他的这种信任强烈到完全忽略谭小飞张晓波他俩都是男人的这事儿。从前他们一起玩的时候侯小杰其实不是和谭小飞走得最近的人,因为谭小飞总觉得侯小杰脑子里少了一根筋,还和阿彪不是一种缺法,侯小杰对他有种盲目的信任,所以一般还需要些判断力的事儿谭小飞轻易不敢让他去做,怕他拿不清轻重闯大祸,但让他做的事儿结果都绝对放心。所以尽管侯小杰不懂谭小飞对张晓波的那种感觉,但无条件相信他能成功,管他张晓波是直是弯。

谭小飞今天解释了一通,倒是把俩人越说越糊涂。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差不多该回聚义厅收拾收拾准备营业,收好侯小杰带给他的信用卡道了声谢,拉开椅子就要走人。

“诶等等小飞哥,还有个问题那你是啥时候打算追他的?”侯小杰抓紧最后一刻叫住谭小飞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谭小飞没有回头,留下了个潇洒的背影和答案,“我出狱的那天。”

谭小飞那边儿的人好打发,以至于他还得了空想到下午营业,张晓波这儿完全就是暴风雨的前夕,在巨浪中挣扎的海燕。
话匣子把张晓波叫到震颤酒吧,关了门挂上歇业的牌子,把他拽到二楼然后端出碗西红柿鸡蛋面推到张晓波面前,坐到他对面盯着他吃。
张晓波一点都吃不下去,他被话匣子的眼神盯得发毛,筷子都使唤不利索。
话匣子这招张晓波见识过,小时候他爸进局子他妈去世,多亏了有话匣子照应着张晓波才没成一个没人管没人要的孤儿。有一点很多人不信,但他那时候是真听话,不吵不闹,大人让他干什么他干什么,话匣子忙的时候就把他寄托到闷三儿、灯罩或者洋火儿这帮子张学军的兄弟家里,谁见了不是夸他乖巧省心,跟个水灵的小丫头似的。但吃百家饭的孩子,够乖也够狠,张晓波落单的时候没少被同龄的胡同串子欺负和嘲笑,这时候就显出他从老炮儿身上继承的那股子不服输不要命的狠劲儿,不告家长也不忍气吞声,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要揍到人家闭嘴,打人的时候多被打的时候也多,每到这个时候话匣子就会把鼻青脸肿的张晓波带自己家里,给他下碗西红柿鸡蛋面,盯着他吃完再来兴师问罪。
张晓波埋头吃面,速度慢得跟蜗牛似的,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自己最近没惹啥事儿啊,消停得孵个蛋都没问题,除了收留谭小飞这点霞姨可能和闷三儿叔一样看不顺眼,但顶天不是什么大事儿……
等等,张晓波突然想起来他把谭小飞捡回家的那天好像有挺重要的事儿来着,他光顾着给谭小飞倒腾住的地方,霞姨是不是给他约了人来着?干嘛的来着…
………相亲。
想起这茬张晓波一口面吓得吐了出来,满脑子想着要完。张学军走后话匣子又干起了又当爹又当妈这活儿,现在倒是不操心他的吃喝拉撒,就是天天想着让他早点成家最好再有个孩子,开始张晓波拿聚义厅当挡箭牌说自己忙没时间,后来终于松了口,话匣子立马约了好几个姑娘,日子都订好了,结果第一场张晓波就没去,更别提后面的。

可不是呗,那之后谭小飞天天跟在他屁股后头跟保镖似的,还说要追他,怎么可能让他去的成相亲。

话匣子“呵呵”地笑了一下,这一笑笑得张晓波瘆的慌。她问张晓波,“想起自己做错啥事儿了?”

张晓波小心翼翼地把筷子放碗边儿上,缩着脖子一脸怂样,“想起来了。”

“你想解释吗?“

“霞姨啊,这事儿是我不对真是对不住那天我实在是太忙了根本把相亲忘一干二净了,这么久您也没提醒我我就没记起来,要不找个方便的时间再约一场给人姑娘赔礼道歉?”

“陪个头!”话匣子一巴掌拍桌子上,吓张晓波一大跳,“我特地挑个你关门的日子相亲你说你忙?聚义厅三百六十五天每周星期二都休国家主席来了都敲不开门你抽不开身?唬谁呢你!你要是不想找对象就直说,霞姨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不逼你,但你别耍我玩儿啊?晓波,今天你就在这儿给个准信儿,这对象你到底是找还是不找。”

张晓波的眼珠子左瞥瞥右转转,磨磨唧唧了半晌回她,“要不这事儿就搁下吧,我最近吧手头上突然多了很多事儿,抽不出时间来陪小姑娘这儿那儿的到处相亲约会,实在对不住霞姨,让您这段时间白忙活了。”

“那你说是不是因为谭小飞?”

“啊?我说霞姨怎么好好地扯上谭小飞了?”这联想发展与寻找潜在关联的能力有点忒强了吧。

话匣子翻了个白眼,“还真当你霞姨我老了看不见了?谭小飞看你那是什么样儿啊,连我都看出来他喜欢你你在这儿跟我抓瞎说你不知道?“

“这……我啥时候说了……”

“那你就是知道?知道还让他待你身边儿,养小白脸呐你?”

“不是霞姨……话不能这么说……”

“那怎么说?你今天就给我说出来。”

张晓波一时没明白准霞姨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女人的心思太难琢磨,言情小说诚不欺我。他看得出来霞姨对谭小飞的敌意没闷三儿叔那那么大,但他终究都是大家心里的一根刺,张晓波自己当年也用了不短的时间才把这根刺拔出来,而家长这道坎,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不好过的。可是话匣子今天这番追问,他虽然被问得不知道如何回答,但心里隐约觉得,有戏。

“如果我说,我是说如果啊,我也有点喜欢他,您怎么说?”

“你要是喜欢人家就好好对他,要是不喜欢就跟他说明白,别说什么好像如果,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人,没出息。”

“那……”张晓波贼兮兮得凑到话匣子面前,问:“要是我真和他在一起了,您也不反对?”

“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从来反对不了,“话匣子的话莫名有些悲观,她在自己闯下的那小片地界儿见过太多的身不由己和情难自禁,连她自己也陷在一场没有婚姻和尽头的爱情里,最后连个承诺都没落着,她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去评价孩子们的爱情,儿孙自有儿孙福,张晓波自己选的路,她都不打算去干预,趁着年轻能好好去喜欢个也喜欢自己的人,挺好的,”人生在世不就是图个乐吗。”

“没想到霞姨您这么开明,女中豪杰啊。”

“我话还没说完呢,”话匣子抬头瞪了他一眼,“我是不反对,但你俩要真成了,我得替你爹打断你的腿,教训教训你这个给老张家绝了后的不孝儿。”

“…………………………霞姨我刚才的话开玩笑的您千万别当真。”

 

 

 

 

很久以后张晓波问话匣子,当年为什么要推他俩这一把,话匣子沉默地吸了半支烟,说:“因为我看到谭小飞那孩子,像看到了当年的我。”

 

 

TBC.





评论(7)
热度(79)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