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月球写手】
【all岳乱炖,谨慎驾驶】

【飞波】鸣鸟不飞 7.

谭小飞x张晓波

电影衍生同人cp,慎

依旧是OOC有,方言不准确有,各种bug有,文笔废,跪下谢罪



谭小飞没见过张晓波喝酒,更没见他喝醉过。

说起来他们的孽缘就是由张晓波的喝酒误事引起的,张晓波喝了酒没控制住自己亲了他女朋友被揍了一顿,然后他又喝高了壮胆划了谭小飞的恩佐。所以张晓波这之后几乎就是把酒戒了,能不喝就不喝,遇着车能绕道就绕道。

今天或许是被live house内的氛围感染了,散场以后张晓波一身的兴奋劲儿无处发泄,拉着谭小飞去三里屯的酒吧呆了一晚上,洋酒一杯接着一杯跟水似的,喝完了净说胡话,嘴里唔噜唔噜得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谭小飞陪着他喝到凌晨三点,架着张晓波往回走。北京的秋天这个点儿已经有点冷了,雾霾没有白天严重,空气里带着湿气,清爽冻人。天边儿泛着亮光,整个北京城都罩在一股冷色调里。

张晓波虽然不沉,但一百八十厘米的多的个儿摆在这儿光骨头架子就不轻,谭小飞也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点儿背,在路边儿死活打不着车,地铁也没开,没办法打电话找侯小杰让他来接。

侯小杰也是个脾气好的,凌晨三点睡得正香着被一个电话吵醒去当人家司机,竟然也没生气。

清晨马路上车少不堵,侯小杰运气好,一路绿灯,十几分钟就到了他们在的地方。谭小飞打开后门,一手扶着张晓波的脖子一手挽过他的膝窝,把人一个公主抱抱到后座上,又给他整了整姿势让他能躺得舒服点。谭小飞撑在张晓波身子上方看了看他喝得通红的脸,在他嘴角轻轻亲了一下,然后关上门坐到副驾驶上。

侯小杰从后视镜被迫旁观了全过程,下巴差点掉方向盘上,扭着头盯着正在系安全带的谭小飞,艰难地组织了半天的语言,“小小小小飞哥,你这是……真的和张晓波搞……搞上了?”

“这不叫搞,这叫自由恋爱,懂吗?”

“啊?”侯小杰彻底懵了,这不一回事儿吗?

谭小飞拍了下他的后脑勺,笑骂了一句,“赶紧开你的车,一会儿堵起来聚义厅下午来不及开门。”

“哦……哦好好。”

侯小杰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结果谭小飞人在他面前了他又不知道从哪儿问起,纠结了一路也没纠结明白,直到到了聚义厅在的那条胡同口,谭小飞把张晓波给抱下来,冲他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有很多事儿想问,改天找个时间,我让你慢慢儿问,今天先就这样,谢了。”

 

大早上的胡同里没人,晨练的老头老太太们也不乐意这么早起,谭小飞就放心大胆的一路把张晓波抱到后门。他没有钥匙,得从张晓波兜里找,可张晓波现在浑身跟一滩软泥似的站也站不稳,谭小飞没法儿只得放下他,把他靠在墙上用身子把张晓波按住,翻他前后几个口袋找钥匙。

张晓波虽然没劲儿但也不老实,他被早上的空气冻得一哆嗦,觉着谭小飞身上暖和,没了清醒时候的顾忌,搂着谭小飞的脖子贴上去取暖。谭小飞的动作一滞,感觉有大事即将不妙。为了大家的身心健康着想,谭小飞加快速度,摸出钥匙,单只胳膊架着张晓波去开门,本来这姿势已经够岌岌可危了,丝毫没有危机意识的张晓波一乱动,“哐”的一声摔地上了。

这声儿把谭小飞吓得够呛,也顾不上管门和钥匙赶紧把张晓波抱起来送到楼上,平放到床上检查他有没有哪儿摔着,不得不说张晓波也是很厉害,这么折腾竟然都没有醒。

看到他摔得没那么重,谭小飞松了口气,给张晓波换上睡衣盖好被子,在留个早安吻还是绅士地直接出去之间犹豫了一秒,低头亲下去。

谭小飞不崇尚禁欲,也不乱来,有生理需要的时候才去三垒溜达圈儿,他就觉得自己挺能忍的,柳下惠估计都没他这么有毅力,看得着吃不着没关系,闻一闻舔一舔总没关系吧?如果能再“一不小心”舔出什么事儿来也是不拒绝的。

然而很遗憾,张晓波似乎并没有持续他的酒疯,安静地任谭小飞啃。

谭小飞脑子里把张晓波的没动静理解成可以再进一步,醉了的人的嘴巴特别好撬,他含着张晓波带着酒味的舌,一下轻一下重地跟舔冰棍儿似的,张晓波只是醉了不是死了,嘴里最软的一块儿被人家叼着不好受,胳膊环上谭小飞的脖子,发出“嗯嗯”的小奶猫一样的叫唤声,鼻子喘不过来气儿张着嘴,带着酒气的呼吸打在谭小飞脸上,像块酒心巧克力,谭小飞舔着舔着就舔出了火。

小小飞同学已经立正站好随时准备上岗工作,灭火的小晓波同学还在那儿跟他兄弟一起睡着呢。

都到这时候了,谭小飞为了保持自己柳下惠2.0版本的形象还想再挣扎一下,可扛不住小小飞同学的再三催促,搂着张晓波的腰,俩人下半身贴一块儿,使用了极不科学的摩擦去火法。

古有钻木取火,后又有证明摩擦起电,物理老师告诉我们机械能转化为内能,内能表现为发热,这就是摩擦热。而热是能传递的。

谭小飞这边的火没蹭下去,把张晓波的火也蹭上来了。

被突如其来的快感搅得睡不安稳的张晓波挣扎着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是谭小飞就卸了防备,甚至还往他怀里拱了拱,搂着谭小飞的腰又闭了眼。也不知道张晓波到底怎么想的,明知道谭小飞对他的心思没那么单纯,却总是对他放一百二十个心,全心全意地相信谭小飞对他不会有除了亲亲抱抱拉拉小手以外的举动。这搞得谭小飞很是纠结,他觉得张晓波这种模棱两可的行为表达的要么是暗示或是默许或者是单纯到觉得他对他硬不起来。要是C选项他且得去医院好好开个证明贴张晓波脸上告诉他他没病也没灾,对喜欢的人有欲望而且大了去了。

纠结归纠结,谭小飞手上的活儿没停。他扣住张晓波的手腕,让俩人一起抓着他俩共同兴奋着的那块儿,贴在一起上下撸动。谭小飞在号子里呆的这几年天天防备着里面外面的人给他处处下的套,挤出来点安全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脑子里绝大多数的幻想对象只有一个人,就是张晓波。

谭小飞经历的男男女女不少,关系到什么程度的也都有,他交女朋友也不是一直都是从第一次开始直接奔三垒。谭小飞16岁的时候才交了第一个女朋友,早恋都算高龄,他特别特别喜欢那个女孩儿,但他们才处了两个月那个姑娘就把他甩了,18岁的时候谭小飞才知道他爸是逼这姑娘亲舅舅自杀的间接凶手。后来谭小飞找到女朋友都没什么共通性,不像恋爱小说里写得什么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他什么人都试过,青纯的,泼辣的,成熟的,放荡的,至于为什么最后会栽在张晓波的手里,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思考——爱上一个人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可能有时候都不记得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儿,但那个时候的感觉就是无论如何都忘不了,谭小飞觉得自己大概就是这么陷进去的。

现在张晓波真真正正地在他面前了,且乖顺地任他为所欲为,虽然是被动地为所欲为,但谭小飞觉得万分满足,满足到不真实。

两个人都射出来的时候,谭小飞低下头吻了张晓波的鼻尖和嘴唇,抵着他的额头轻轻地在他耳边说,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的那天。



然后他看见张晓波酡红着脸,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TBC.

 ↑ 防止忘记我开头就先写上了!

 

哎妈磨磨唧唧的恋爱马上就能坦白啦_(:з」∠)_百分之百傻白甜无任何营养成分:)


最近在看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无法自拔,各种目瞪口呆.jpg


评论(6)
热度(56)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