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月球写手】
【不乱炖只all岳,谨慎驾驶】

【飞波】鸣鸟不飞 6.

谭小飞x张晓波

电影衍生同人cp,慎

依旧是OOC有,方言不准确有,各种bug有,文笔废,跪下谢罪


聚义厅每周二休息,张晓波一般都会在这天蒙头睡够十二个小时,然后出门补充点物资或者去到处逛逛。谭小飞来了以后虽然总体行程没大影响,但是多了一个人,总会有点改变。

其实张晓波原本的意思是让他爱哪儿呆哪儿呆着去,可是架不住谭小飞缠着他。谭小飞缠人也很别具一格,他不搁你旁边,就在你身后待着,你去哪儿他跟哪儿,一路安安静静,他说波儿你别有压力就当我不存在该怎么逛怎么逛。开玩笑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儿得瞎成什么样儿才感觉不到,整个一跟背后灵似的,张晓波实在是瘆的慌。

照谭小飞的话是,他在北京无亲无故,家也没有朋友也没有,又不愿意见天的闷在酒吧里,就当做好事儿带他出去透透风呗。

终于谭小飞能名正言顺地跟着张晓波到处瞎逛,他也没什么单方面约会大方向,反正就是跟紧张晓波,离开一秒都跟要了他命似的。

张晓波安慰自己权当他是个免费劳动力。

屠彪第一次看到这样儿的谭小飞的时候,差么点儿方成了图标。

屠彪在谭小飞自首以后被家里抓了回去,老实地呆了半年后被送去美国上学,回来第一件事儿就是想看看谭小飞。他都打听好谭小飞在哪个监狱呆着了侯小杰联系上他告诉他别费事儿了小飞哥已经出来了,屠彪记得谭小飞的服刑时间觉得不能这么快就出来吧,侯小杰给了他个脑瓜子损他,叫你阿彪你还真彪啊,小飞哥他爸那样儿能没给自己留点后路吗。

然后屠彪问侯小杰,那你和小飞有联系过吗?

侯小杰沉下脸,表示你以为就你被流放啦?我被家里踢到法国去了,当初十二少那帮人,出了那件事儿基本被家里关的关送出国的送出国,不留几个了。

两个人一合计,他们俩不在的这段日子手机也没在用,各种以前的社交方式都被家里严格控制,估计谭小飞出来以后联系不上他们,赶紧满北京城地去找他。

在去了谭小飞以前常去或者不常去的各种地方都没有结果后,他们十分幸运而又不幸地在路边看到谭小飞跟在张晓波身后压马路的这个场景。

侯小杰坐在主驾驶,目瞪口呆.jpg,问屠彪,“小飞哥旁边那个……我没记错的话是……张晓波?”

“是啊,是他。”同样目瞪口呆.jpg的屠彪肯定了他的猜测,毕竟揍过,手感替他记着。

“那……他俩……怎么搞一块儿去了?”

“我说侯小杰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搞啊。”

“那你说,你会没事儿和一个大男的去逛街?还拎着菜?还想……还想拉人手?”

“………………”

 

谭小飞一开始没发现侯小杰他俩。侯小杰把他那心爱的越野换成了辆原装没动过的宾利,车牌都换了,阿彪压根儿就没开车,谭小飞觉得能发现他俩都得亏自己机智过人明察秋毫。

他趁着张晓波在乐器行乱弹吉他的空儿不动声色地到侯小杰他们的车那儿,示意不要靠近他和张晓波,俩人还没琢磨明白现在这情况是怎么回事儿,谭小飞扔下个电话号码就走了,多一会儿都不呆。

不明真相的阿彪和侯小杰依然目瞪口呆.jpg。

谭小飞回乐器行的时候张晓波正抱着把吉他在试音,他看谭小飞从正门回来,问他刚才去哪儿了。

“去买水。”谭小飞晃晃手里的两瓶矿泉水。

张晓波就没再理他,低头专心摆弄琴。

张晓波以前到处混的时候做过酒吧驻场,和朋友组了个乐队,这个乐器行是他那时候的朋友开的,他经常来照顾生意,上到老板下到保洁阿姨都熟。

老板见谭小飞眼生,跟张晓波又关系不错的样子,问他俩人是不是朋友。

张晓波就奇了怪了怎么到哪儿遇着熟人都会问他谭小飞和他什么关系,以前他带朋友到处瞎逛的时候也没见他们这么好奇过啊。

这个老板显然属于话多嘴碎的一类,平时还好,遇着认识的嘴上就没个把门的,他跟张晓波说,“我看这位小兄弟相貌不凡霸气侧漏,肯定是个干大事儿的主儿,你什么时候认识这种朋友的?”

“还气势不凡霸气侧漏?你看相呢?这是我店里新招的服务员,行了吧。”

“啊?”老板懵了一下,张晓波瞪他一眼他就没往下问,不过嘴里念着“不可能啊我看人一向挺准的啊。”

“行了行了别在那儿嘀嘀咕咕的,你今天找我来什么事儿啊电话里不能说。”

“诶呦我差点忘了,”老板从兜里掏出个信封,想想又从柜台抽屉里拿点东西塞进去,给张晓波,“哝,今儿晚一个live门票,熟人介绍到我们这儿拉赞助来了,给了几张票没送完,晚上去捧捧场。”

“什么live啊。”张晓波拆开信封,里面两张门票,“怎么还两张?送不出去也别搁我这儿浪费啊。”

“你那儿不还有个朋友吗!”老板拿胳膊肘怼怼张晓波,拿眼神瞟谭小飞。

张晓波翻了个白眼,无话可说。他把票揣兜里,把琴放回原来的地方,跟老板打个招呼要走,老板嘱咐他晚上记得去,乐队还是很不错的,别浪费了票,张晓波冲他挥挥手,说知道了,拉谭小飞颠儿了。

谭小飞一直跟在张晓波身后,没注意他往哪儿走,回过神来发现他们俩在五道口附近。张晓波在路边停下,低头拿手机翻大众点评,找附近哪儿有饭馆。谭小飞想知道他们现在和一会儿要干什么,但愣是忍住没问,张晓波抬头看到他纠结的表情,大发慈悲地给他解答,“五道口附近有个live house,晚上去那儿,现在呢咱们就先吃饭,打发完这段时间,反正今天不急着回店里。”

张晓波挑了半天选了家湘菜馆,俩人进去后找个角落的地方坐,张晓波点了几道辣几道不辣的,然后连上wifi继续玩他的手游。谭小飞破天荒地没直勾勾地盯着张晓波,低头看手机。

其实谭小飞原来的意思是不想买手机,他一直跟着张晓波,又没人可联系,买了也没什么用,还是张晓波硬拉着他去办了张卡,扔给他一个旧的智能手机,说万一有什么事儿联系不上可不行。事实是除了张晓波的确没人给他打电话,也就10086偶尔给他发个业务短信,一开始冲的50块钱到现在都没用完。

现在他把电话号给了阿彪和侯小杰,他才俩小时没看手机,短信箱里就收到了来自两个号的了18条短信轰炸。谭小飞说过别打扰,他俩就没敢打电话,净发短信来了。

谭小飞给他俩备了注,从下往上一条一条读,总结下来就是问他出来后怎么样生活各方面有没有着落解释为什么没及时联系他乱七八糟些琐事儿,谭小飞以前没发现这俩人怎么这么能啰嗦,分别简短地回了一下,然后瞬间收到了侯小杰的短信。

「飞哥你能下个微信吗?」

张晓波看谭小飞在屏幕上噼里啪啦地打字儿,挺惊讶也挺好奇的,“哟,终于想起用手机啦?我以为你在号子里待退化不会用了,跟谁聊天呢?”

谭小飞放下手机,回他,“没谁,前几天认识的客人,话挺多的,聊几句。”

“不错啊,男的女的,看上你了?”

“放心,没有竞争压力,你保赢。”

张晓波的脸垮下来了,白他一眼,“谁特么跟你说这些。”然后闭了嘴。

这家店速度不错,菜齐得挺快,张晓波把辣菜都推得离自己远远的,不辣的搁自己眼前,一边看手机一边吃。

“谢谢。”

“啊?不用,算我请你。”张晓波是真没反应过来谭小飞为什么突然来谢谢他,不过既然谭小爷跟他道谢,不收白不收。

谭小飞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很想敲敲张晓波的脑袋问他,你怎么就这么迟钝呢。

 

俩人在菜馆里耗到八点过一半,动身往live house出发。谭小飞以前身边少有玩音乐的朋友,对这种乐队之类的事情几乎是上一窍不通,更别说来过这种地方。台下的观众和台上的乐手一样的疯狂劲儿刚开始还下了谭小飞一跳,他们的亢奋和飙车时候的那种亢奋不一样,这种的情绪是流动的,透过电波传染给空间里的每个人,连谭小飞这样平日里喜欢装逼范儿的都不由地跟着兴奋。他俩被挤在人群中间,谭小飞看张晓波那样儿,生怕俩人一不小心被挤散了,犹豫了一下握住张晓波的手腕。

虽然这不是谭小飞第一次这么做了,但说实话他每次都紧张,从前天不怕地不怕的三环十二少现在也有了怕的,他怕张晓波挣开他,拒绝他,虽然张晓波从不拒绝。

也许真的是气氛的原因,张晓波在谭小飞刚碰上他的时候,反手拽住他的手一起朝着舞台挥舞。

谭小飞还没激动到情不自禁的时候,觉得挥手特傻逼,但是好歹是张晓波第一次主动和他接触,顺着张晓波这股劲儿,装作顺理成章的样子握住了张晓波的手,然后一点一点撬开他的手指,终于换成十指紧扣的姿势。

直到live结束谭小飞都没放手。

 

 

“张晓波。”散场的人群里,一直安静的谭小飞突然在他耳朵边叫了他一声儿。

“嗯?”谭小飞自从说要追自己以后,就很少这么连名带姓地叫他,张晓波有点奇怪。

“你其实不讨厌我,对不对?”

“瞧你这话说的真逗,讨厌你我还收留你我吃饱了撑得?”

“那你喜欢我,对不对?”

这要搁平常张晓波指定一句话撅回去,但是也许是分泌过度的肾上腺激素在作怪,张晓波突然想换个不同的选择。

 

“看你的表现!”他也趴到谭小飞耳朵边,把这一句五个字拆开来,一个字一个字喊给他听。

谭小飞愣住了,他瞪着张晓波笑得像只猫儿的脸,抓住他,抱紧他。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变成了他们的背景,谭小飞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或是想法,此时此刻他的整颗心都被张晓波默许带来的惊喜所填满,他只想离张晓波近一点,再近一点,直到把他揉进他的身体,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把他们分开。

 

“我不会输,相信我。”

 

TBC.

  ↑  我终于想起每回都忘记打什么了_(:з」∠)_

 

 没人和你争啦谭同学


本文副标题——谭小飞今天拉到晓波的手了吗?









评论(12)
热度(79)
  1. 月饼!蛋黄莲蓉的!穆斯橙 转载了此文字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