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何以解忧,唯有可乐

我只想要你

ooc有,介意慎
方言是不懂的…辛苦大家自行翻译成北京话吧😭



聚义厅的生意走上正轨后,张晓波有挺久一段时间没亲自上去唱歌了,乐队的架子鼓吉他都还在储物间里,但是用它们的人都不在了,昔日一同玩乐队的伙伴们一个个都因为自身或者环境各种身不由己的事情渐渐放弃曾经的梦想,他们把东西都留在张晓波这儿,一是因为酒吧刚开的时候的确缺了些乐器,算是帮他一个忙,再就是他们也想给自己疯狂过的青春留下些东西,不至于只剩记忆。和不同的人一起唱歌是不同的感觉,张晓波不是矫情的人,但有些事儿真不能强求,就算逼他的人是他自己也不成。
反正他的目标不是职业歌手,也就万事随缘。
谭小飞庆幸自己曾听过他唱歌,当年阿彪跟着他找到张晓波并把他揍了一顿之前,张晓波刚刚赶完他当天最后一场驻唱,谭小飞在酒吧里听了那么两首歌,抛开个人恩怨不说,这小子唱歌正经挺好听的。 
之后的事情不提也罢。 
谭小飞生日这天张晓波问他想要什么礼物,谭小飞本来想说老大不小的过什么生日,目光飘过驻唱乐队寄放在吧台的吉他时改了主意,说:“要不你给我唱首歌吧。” 
张晓波没想到他会提这么个要求,愣了一下,想了想也不是难为人的事儿,点头同意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好久没唱了指不定唱成什么样啊,难听你可得受着。”
 “你唱的我都喜欢。” 
晚上八点,张晓波跟乐队打了个招呼,抱着琴坐到话筒前。他真的是太久没唱歌了,除了些老顾客,很多人都不知道聚义厅的老板竟然还会唱歌,纷纷来了兴趣往前凑。
张晓波看到这么多人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紧张,调调话筒角度,深吸了一口气。 
“各位朋友,你们……好呀!哈哈,好久没上来唱歌了有那么点紧张各位多见谅哈。那我废话不多说直接切正题里来,今天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人的生日,诶你们说什么我听不太清?你们问我有多重要是什么关系?唔…算得上是债主吧,我划过他的车修理费现在还没还清呵呵…不要问我什么车回忆很痛苦的…这个话题打住让我先说生日的事情好不好?我也不知道该送他点啥他就让我来唱个歌,又没说唱什么,所以我随便挑了首,送给他,一定要喜欢。”

张晓波轻轻拨响和弦,突然一把按住所有弦。

“等一下按照惯例是不是该先唱生日歌?”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
看过大海亲吻鲨鱼,
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过你;
我知道美丽会老去,
生命之外还有生命,
我知道风里有诗句,
不知道你;

我听过荒芜变成热闹,
听过尘埃掩埋城堡,
听过天空拒绝飞鸟,
没听过你;

我明白眼前都是气泡,
安静的才是苦口良药,
明白什么才让我骄傲,
不明白你;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
拒绝未知的疯狂,
拒绝声色的张扬,
不拒绝你;

我变成荒凉的景象,
变成无所谓的模样,
变成透明的高墙,
没能变成你,
我听过空境的回音,
雨水浇绿孤山岭,
听过被诅咒的秘密,
没听过你;
我抓住散落的欲望,
缱绻的馥郁让我紧张,
我抓住时间的假想,
没抓住你;

我包容六月清泉结冰,
包容暮老的生命,
包容世界的迟疑,
没包容你;

我忘了置身濒绝孤岛,
忘了眼泪不过是笑料,
忘了百年无声口号,
没能忘记你;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
想要未知的疯狂,
想要声色的张扬,
我想要你。



 算上生日歌张晓波拢共就唱了两首,他的声线一如二十出头那年的他,干净清澈,十分抓人,但张晓波不顾下面此起彼伏的“安可”直接下来,挤到谭小飞身边儿坐下,有点小得意地问他,“怎么样?感觉唱得还成?” 
“非常棒。” 
“那可是,我这也算宝刀未老,一两首歌还不在话下。” 谭小飞看他这么兴奋的样儿,打心底里开心,揽过张晓波的肩听他还在那儿滔滔不绝,注视着他猫儿一样的眼里充满神采,忍不住稍低头亲了过去。
张晓波住了嘴,认真感受谭小飞这个温暖的吻。
两个人扭着头,面对着面,鼻尖碰着鼻尖,谭小飞说:“歌我很喜欢。”
“我也喜欢。”
“你唱的我很喜欢。”
“谢了,我也觉得我唱的不错。”
“词也是。”
“最后一句,是给你的。”
“我知道,谢谢,我也是。”


在茫茫的人海中,我只想要你。







写得乱七八糟的,看快乐大本营受刺激本来就是想写小飞揽着晓波的肩亲了一口这个动作,然而仿佛没写好
不过歌还是挺好听的叫《奇妙能力歌》,推荐

评论(12)
热度(25)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