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人生如此,拿酒来】
【不了不了,酒精过敏】

【飞波】鸣鸟不飞 5.

谭小飞x张晓波

电影衍生同人cp,慎

依旧是OOC有,方言不准确有,各种bug有,跪下谢罪





自从谭小飞来了聚义厅里的生意明显好了不少,张晓波觉得是不是该好好打扮下谭小飞让他站门口,说不准过几天聚义厅就能变成全后海酒吧街最火的一家,但是又舍不得谭小飞的劳动力。纠结了一段儿安慰自己,劳动中的男人最有魅力,移动的荷尔蒙怎么能干站门口不移动呢?

这几天谭小飞渐渐适应了在酒吧的作息,醒来后坚持给张晓波买早餐,从煎饼果子到豆汁油条,几乎没重过样,重活家务都揽自己身上,甚至还开始学做饭。张晓波觉得自己不是雇了个服务员,这整个是被包养了啊,他谭小飞一堂堂前大少爷来给他照顾吃喝拉撒张晓波都替他憋屈。但是谭小飞每天都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并时时提醒他,我这是在追你。

不过张晓波发现自从谭小飞出现自己的桃花运直线下降,谭小飞不算,他那叫什么桃花啊,根本就是一仙人掌,虽然他也不特别在意这些事儿,但没女孩子来搭讪总会对自己的魅力产生质疑。

总算天不亡他张晓波,没过几天他的桃花总算来了。还是朵面熟的桃花。

谭小飞看到张晓波的时候他正在靠窗边的座儿上和一个姑娘面对面聊天,隐约想起来这姑娘他认识,是他前女友,也是最后一个,谭小飞都已经记不得她的名字了。

从他这个角度看不到张晓波的脸,但是姑娘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谭小飞看得出来她喜欢张晓波,可能是从四年前的那天晚上开始,也可能是他不在的这四年细水长流积累出来的感情。

谭小飞却并不觉得紧张,他有预感张晓波总有一天会答应他的,谁都抢不了。

谭小飞装作没看到的样儿退回楼上,虽然解决情敌很重要,但是给予张晓波足够的尊重更重要,虽然真正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自认为还是了解张晓波的,张晓波不是那种顾及周遭环境而委屈自己的人,他愿意与对方坐下来聊天说明他认可这个人,至少不讨厌。

而那边两个人虽然聊得正欢,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周遭的情况,尚语贤看到谭小飞,惊讶的眼珠子快瞪出来了,问张晓波,“谭小飞在…在你这儿?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张晓波回头看了眼楼梯,正赶上谭小飞迈上最后一步,就知道这事儿瞒不住,虽然原本也没想瞒,只是没被问到罢了。他冲尚语贤点点头,回她:“前几天吧,他从号子里出来就待在我这儿了。”

尚语贤觉得自己仿佛在听天方夜谭,一星半点也不敢相信,“待在你这儿?住你家?你别告诉我他连就业问题都在你这儿解决了?”

“猜的挺准,是啊。”张晓波倒是说得轻松。

“我靠你就这么收下他了?你没问他来你这儿干嘛的?”

他说他是来追我的。张晓波在心里呵呵,当然不敢讲出来,“就是没地方待了呗,当年那事儿他坑了我我爸坑了他爸,都是命,算扯平了,他除了揍我一顿扣了我几天再也真没啥,我还划了他恩佐呢,不亏。”

尚语贤真没见过心这么大的人,还是张晓波突然转性不开酒吧改开圣母收留所了?靠椅背上平复了下心情,问他:“我最近房子要到期了,要不你也收留我段时间呗?”

“什么乱七八糟的,别闹,你我还不知道啊?你爸妈不是给你留房子了吗到什么期啊。”

“不是我说真的,你都留下小飞了我在你这儿也就是添双筷子的事儿,我给你房租,我还会做饭洗衣服,晚上生意忙能帮忙,你也不用担心男女合租的麻烦事儿,真不考虑考虑?”

 

尚语贤下午有事儿,张晓波就没留她,送她去地铁站回来想在爬床上躺会儿,一进酒吧门就看谭小飞坐在楼梯上,缩着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在等他。张晓波走过去摸摸他的头,像在打发一条短毛的大型犬,问他,“坐这儿干嘛?要看门到门口去。”

“我在等你回来。”谭小波握住他的手放进怀里。

“干嘛呢你,别拉拉扯扯的。等我什么事儿?”张晓波知道他肯定有话说,他不开口先问谭小飞肯定又得到猴年马月才肯说。

谭小飞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说,“其实我也会做饭。”

“知道知道,这两天不都吃你做的吗。”

“你觉得好吃吗?”

“…………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洗衣服打杂帮店里我都可以。”

“前两条有待商榷最后一条不本来就是你的活儿吗……等等你偷听我跟人说话?”张晓波突然反应过来了,怪不得他觉得谭小飞的话前言不搭后语,把手抽回来反手就想给他一巴掌。

“是隔音太差。”

“我房子隔音什么样我不知道?我说你整天闲着没事儿脑子里都在胡乱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几岁了啊您?”

“你不会让她住过来吧?”

“合着你就在等这事儿啊……”张晓波算是明白了,谭小飞估计是有危机感了。“怎么可能,她一个姑娘家和咱两个大老爷们儿挤算个什么事儿,而且你看楼上还有地方再住一个人吗?我跟你睡啊?”

谭小飞突然觉得让那个姑娘住进来其实也不错。

“整天不想点好,真是的。”张晓波实在没忍住,到了(liao)还是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有空胡思乱想就赶快给我想想一会儿干活吧。”

“诶,好的。”谭小飞应他的声音里都带上了笑意。谭小飞这人平时表情变化少,连着语调的变化也少,这么明显的愉悦放在以前也只有在他赢了比赛时才会偶尔出现,现在却是只要张晓波一句话就可以让他毫无顾忌地开心起来。

张晓波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有人对他好,他也会尽心尽力地回报人家。谭小飞这段日子怎么对他他心里有数,可是感情这种事没法说,他不是对谭小飞没信心,是对自己。破碎的童年让他对家庭对爱情都没有明确的把握,他不太清楚什么样的表现是喜欢一个人,也不知道爱一个人会让人做到什么程度,如果说张学军爱他妈,为什么能扔下他们母子俩不管他们的死活;可是如果不爱,为什么又一直不肯和霞姨结婚,还偷偷供着他妈的照片。张晓波平日里很少矫情的去想这些问题,他想人生在世就是图个乐,给自己找什么不痛快呢,说不定碰上对的人自然就懂了,可那个人迟迟没有出现,他又想说不定一辈子都碰不上了。

直到谭小飞出现,面对现在这个谭小飞,他竟然重新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搞得他开始烦躁起来。

“我说谭小飞你是不是属狗的,怎么这么好打发。”

“只对你一个人是。”

张晓波对谭小飞的情话最没辙,一句话就把他所有想说的都噎了回去,

“你喜欢什么品种的狗?”

“我说谭小飞你还没完了是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还学会顺杆儿爬了?”张晓波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万万没想到谭小飞竟然一本正经地问了这么个问题。他在他心里人设算是崩了个彻底。

谭小飞在张晓波面前站起来,他本来就比张晓波高出小半个头,张晓波现在又站了低他一个台阶,他把张晓波搂进怀里,揉了揉他软软的卷发,认真地在他的头上亲了一下。

张晓波只觉得浑身都要炸了,这简直比亲他的嘴还要让他受不住,谭小飞嘴上的温度不高,却如同一股热流从头顶灌入全身,暖得他一颤。他稳了稳心神挣开谭小飞,本来想甩手就走,却鬼使神差地多说了一句:“你这不是第一次追人吧,招儿挺多啊。”

这话在谭小飞耳朵里充满着醋味,他拽着张晓波的胳膊怕他从楼梯上滑下去,告诉他:“我就追过你一个,没骗你,也没有那么多招儿,想到就做了。”

张晓波听着谭小飞还没那么地道的儿化音,死活不相信他说的话,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红得跟一氧化碳中毒一样的脸。








评论(7)
热度(75)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