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何以解忧,唯有可乐

【飞波】鸣鸟不飞 1.

题目真·瞎起的,除了性向跟漫画一点关系都没有


OOC有,各种bug有,跪下谢罪


这个CP有毒!无法控制自己的脑洞


我一接受了四年东北话熏陶的山东人,可能写着写着就不是北京话了……








谭小飞刑满出狱后,直接坐上了去后海的车。


没了他爸,他就像个废人一样,从前的那些个狐朋狗友一哄而散,他连能打个电话的人都想不到。


在号子里的日子虽然难过了点,但也有点好处,谭小飞有大把的时间重新审视自己之前糊里糊涂的人生。


出来后他也算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了,但也没完全舍弃以前的那些恩怨。


比如说张晓波。


他从走出监狱大门前一个月开始,就想着该怎么去找张晓波。


他没得人打听,凭记忆去了六爷和张晓波以前住的那片胡同。后海还是老样子,酒吧里夜夜笙歌,酒吧外挤满了来看海游客。谭小飞一直觉得后海算不上是海,他很久很久以前打过一次车,司机问他你去后海的哪儿那片海可大了,当时谭小飞在心里要笑趴下了这个没见过海的土包子司机,时过境迁,他现在觉得后海的确大,大得他根本找不到一个人。


谭小飞在胡同区里转悠了好久,从前每次都有人给他带路,他从没单独在这些逼仄的小路上走过,他走了几个小时,从日上三竿走到华灯初上,沿着后海的酒吧都开始做生意了,他实在是走不动了,寻思着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继续找。


所以说缘分就是很神奇的事情,他没有找到六爷家开的小卖部,却在路边看到了一个挺奇特的酒吧。酒吧是仿古制的,两扇门大开,一眼就看得到大堂里面那面墙正中央摆了一张太师椅,椅子上铺了一张虎皮,墙上面挂一道匾,从右往左写了“聚义厅”三个大字。


这年头的主题酒吧不少,装成这样水泊梁山风格的也不算顶特别,真引起谭小飞注意的是酒吧门口还挂了一个鸟笼,笼子里养着一只黑毛八哥,这八哥突然喊了一声“爸”,把谭小飞吓了一跳。


谭小飞想还挺有意思的,他刚出来,还没成功重新当“哥”,先当了只两脚畜生的爹。


这小酒吧生意挺红火,大堂里还有驻场的歌手,这么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酒吧老板长了个什么耳朵,竟然听到了黑毛八哥喊的这一声。


老板溜到门口训起八哥来,“我说我平日里好吃好喝的喂你你不喊这时候瞎叫什么。”声音里充满嫌弃。然后他转过来面对谭小飞,扯出一个不算特别好看的笑脸,问他,“你出来了?”


谭小飞点了点头,“嗯。”


“你来这儿做什么?您谭小爷怎么不去找你的那些朋友去,来我这小酒吧有何贵干?”张晓波刻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刻薄一些,他看到谭小飞就想起他爸,他爸的死毕竟和谭小飞有些牵扯,心里落下疙瘩,多少有些不痛快。


谭小飞被他问得愣了一下。他就想着来找张晓波,但没仔细想为什么要来找他。低头想了想,说,“我想来拜拜六爷,道个歉。”


张晓波被这话梗了一下,他本来想拒绝,但是看谭小飞干净的眼睛,跟以前不一样了,好像真的是来赎罪的,又狠不下心。他本性毕竟还是善良的,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带着谭小飞去了放他爸牌位的屋子。走前还不忘恶狠狠地对门口的八哥骂了句,“下次别特么让我听见你乱叫,不然炖了你。”


谭小飞在遗像前上了香,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张晓波收拾家里的时候发现了墙上的暗格和暗格里供着他妈的遗像和香炉,他把张学军和她妈供在了一起,也算是生同衾死同穴,尽了这辈子的夫妻缘分。


一开始谭小飞不知道那是张晓波他妈,但是看着俩人的遗像摆在一起也猜的出来,犹豫了一下又磕了三个头。


张晓波在一边看着,“啧”了一声,“得得得,差不多就行了,磕起来没完了是吧?你这香也上了头也磕了道歉也道了,没事儿滚吧。”


谭小飞转头看着张晓波。搁在以前张晓波相信谭小飞一定能跳起来揍自己一顿,他打不过谭小飞,被谭小飞这么一看条件反射地退了一步。张晓波也不是落井下石,他就是看谭小飞不痛快,无论谭小飞现在是落魄了或者依然是之前不可一世的富二代,他都看谭小飞不痛快。


谭小飞看张晓波的反应,在心里笑了一下,他从跪垫上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张晓波。张晓波的脸抽搐着,看着谭小飞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俩人鼻子快贴一块儿了,踹了谭小飞一脚,“靠这么近你神经病啊。”


谭小飞跳了一下躲开了,也不再往前靠近,静静地直视张晓波的眼睛,这双眼他见过很多次,第一次带着些醉酒后的茫然,打架的时候的愤怒,被他扣下时候的不甘和倔强,但一直都是一样澄澈,好像无论什么样的打击都污染不了这一汪清池。


谭小飞突然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找张晓波。


张晓波抱着输人不输阵的念头瞪了回去,况且这回他可没涉嫌睡了谭小飞的女朋友,不理亏,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后,张晓波万万没想到,谭小飞亲了上来。


张晓波吓懵了。


谭小飞的确就是亲了一下,嘴对嘴,什么多余的动作都没有,贴了几秒就分开了。


“我艸你大爷谭小飞你疯了?”反应过来后张晓波破口大骂。他扬手要扇谭小飞一巴掌被谭小飞抓住了手腕按到墙上,他后退想离谭小飞越远越好,差点撞着墙,还是谭小飞及时伸手垫着他后脑勺,才没让他骨裂过的脆弱头骨造成二次伤害。


结果就形成了一个谭小飞把张晓波环在怀里的暧昧的姿势。谭小飞觉得这么近的距离不能浪费,又亲了张晓波一口,还是嘴贴嘴的那种。


张晓波愤怒了,“你他*的到底要干什么你特么给我说清楚!?”


“我想追你。”谭小飞特别平静的说了出来。


“……………………”张晓波惊呆了。愣在原地连话都不会说,谭小飞趁机又亲他一口,趁张晓波吓得张开的嘴,伸进舌头轻轻舔了舔他的舌尖。


张晓波这下清醒了,屈起膝盖狠狠地击中谭小飞的腹部,谭小飞疼得收回手捂着肚子蹲下去,张晓波嫌不解气又踹了他两脚,“你他*脑子攒刺儿了是吧?看清楚我是张、晓、波!一个大老爷们儿!不是你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女朋友,追我?你特么的是在监狱里呆傻了吧?”


谭小飞蹲在地上低着头,对张晓波的话没生气也没辩解,一声都没吱,安静得跟按了暂停键一样。张晓波没见过他这样,琢磨着难道把他踢傻了,不是吧这也太不经踢了,怕真出事儿也跟着蹲下去,碰了碰谭小飞,问他,“诶,你咋了?不是……傻了吧?”


谭小飞抬头看他,嘴张张合合,似乎是犹豫了很久,照从前这种事儿他从不会犹豫,只要他乐意,无论男女他都敢上去撩拨,也都有能撩拨成功的自信。可是现在他不敢了,他也说不清是因为他现在今非昔比的惨境还是因为对方是张晓波。




“我认真的,张晓波,我想追你,让我喜欢你好不好?”












TBC……吧








啊……开了个脑洞本来就想写小飞一口一口亲晓波说想追他,没想到晓波还没喜欢上……也许会有后面吧……

评论(11)
热度(116)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