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何以解忧,唯有可乐

求不得

阿诚实际上是个非常会讨女孩子欢心的人,若要认真比较起来,明楼明台不见得能比过他。

当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刚从恶毒的养母手中被解救,明家怎么喂似乎都养不胖,明明在长身体的时候却瘦瘦小小的甚至比小他几岁的明台还要矮,可一双鹿眼倒是大得很又可爱的很,总是湿湿润润地扑闪着,总叫人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流出泪来,特别容易激发旁人的母性,无论是待字闺中的大小姐还是年逾古稀的老婆婆,都会有想要抱抱他的欲望,而且阿诚小小年纪就很擅于察言观色,嘴巴甜得紧,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都知道的。有段时间阿诚对于明镜的杀伤力比明台还要厉害些。

后来阿诚长大了一些,终于开始抽芽似的长个,窜到了和明楼差不多的高度,脊背永远挺直着,在明楼的影响下无论是性格、教养都完美的近乎无可挑剔,真应了明楼那句话,明家养花养牡丹,种草是兰草。

这个时候的阿诚,又是另一种程度的讨异性欢心,年长的女性巴不得自家儿子都能像他一样优秀,同龄的少女则希望自己的如意郎君能同阿诚一样,当然如果能是阿诚这个人就再好不过了。

那时候的姑娘们大多还都有着传统女性的矜持,而学校里也不乏受着新式教育长大,外向大胆的女孩儿,阿诚收到过一些情书,也被放学后约在某个私密的地点过,他的处理都是很妥当,维护着女孩子们的自尊心,小心的一一拒绝了。明台不太明白阿诚为什么这么做,受女孩子欢迎多好啊,为什么要拒绝呢?阿诚只笑着看着明台,不做解释。

再后来阿诚随着明楼一起去了巴黎。这个时候的阿诚,身上吸引异性的特质一点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收敛,甚至出现了愈演愈烈的趋势。巴黎的亚洲人不算多,法兰西的人们对这个来自神秘国度、高挑英俊的中国男人抱有非常浓厚的兴趣,稍一接触就会发现,这个男人不仅外表如同传统的绅士,内在更甚,和阿诚相处

评论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