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何以解忧,唯有可乐

我改邪归正了啊!不用镜片了信我一次!我不开门!


明楼坐在几个阿姨级别的女人身边,表示心累。
明镜安排了明台的相亲后上瘾了似的,也不管能不能成一心要给明楼相亲,但自己和明楼的时间又对不上,于是找了几个靠谱的媒婆,在明楼放假的那天一起约出来给他介绍姑娘。
对付新政府和日本人明楼在行,对付这些女人明楼就打怵了,他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表情,生怕走神的时候表情错了一下,被以为看中了哪个。
明镜多了解明楼啊,她还强行支走了阿诚,断了明楼的后援,让他一个人在“战场”上孤军奋战。
明楼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灵魂出窍了,大脑放空保持微笑内心苦不堪言,要是让明台看见了肯定会笑得滚到地上去。
坐他左手边的大妈介绍某个大家闺秀,“这家小姐啊人特别温柔,性子软软糯糯的,以后过日子啊肯定顺心,明大少爷你喜欢软一点的姑娘吗?”
“软?”明楼就听着这个字了,“喜欢啊。”
媒婆这下可高兴了,觉得有希望,继续介绍下去。明楼脑子一抽没控制住自己的嘴,说了句,“我家阿诚就很软。”
然后现场微妙的安静了。
阿诚,明诚,明家二少爷,明楼的二弟兼私人秘书,高挑挺拔长得也俊俏,在上海是抢手的金龟婿之一。
然而无论怎么形容,似乎都和软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明楼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沉默了一下,“阿诚刚来我们家的时候可软了,都已经是十岁的孩子了人却小小的,看人的那双眼软的能渗出水…”
然后相亲大会变成了育儿心得交流会。

晚上明楼抱着阿诚在他身体里肆虐时,阿诚总觉得今天大哥格外喜欢掐他的屁股。也许是今天相亲受了刺激,明诚这么给自己解释。
明楼把明诚折腾得昏睡过去后,手还留在阿诚的小翘臀上表示,果然还是我家阿诚最软。







“硬邦邦的男人哪里软了?”“屁股啊!”
本来是想写这句,似乎略黄暴【捂脸】

评论(4)
热度(31)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