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橙

【月球写手】
【不乱炖只all岳,谨慎驾驶】

【卜岳/洋灵】非正经男团13-16

大概是搞笑灵异向

会有一些时间操作

设定漏洞百出,都是些没什么太大逻辑关联的小段子,不要介意

文笔很是一般/OOC,


1-2  3-6  7-8  9-12


13.

话题回到董岩磊。

幸运的磊子在半兽人选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脑子一抽筋,本来想着“不要卜凡不要不凡不要不凡”然后脱口而出了“卜凡”。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面对着摄像头和一百多号人,这也没法反悔,以至于两个当事人的脸色都很精彩。

站一边儿的岳明辉“噗”地笑蹲在了地上。

董岩磊放空大脑,吸取教训,想谁都不敢再想剩下仨人的名字。

一个比一个难搞,要命啊。

木子洋在卜凡不情不愿地走出队伍之前拍拍他的肩,用口型跟他说了句“这首歌很配你”

李振洋你给我等着。


在前去各自的舞蹈教室之前,卜凡找个理由把董岩磊拖进卫生间。

真的是拖,虽然没有野外生存的经历,但撞飞个两三百斤的猎物对一头年轻力壮的狼妖来说不算难事。

卜凡肉眼观测董岩磊还没长到三百斤。

此时此刻董岩磊产生了一种从前还在坤音的时候就时常有的错觉。他觉得自己像是被灰太狼扔进锅里的懒羊羊。

为了避免引起误会,卜凡把他拖到镜子前就停了,万一被发现俩人在同一个隔间里,这关系有点不好解释。

“这……凡子你这是干啥……啊?”

“没事儿找你联络联络感情不行?”

“行……也可以?,你这话特别像学校门口收保护费的有没有人跟你说过。”

“呵呵。”当卜凡扳着一张脸,他的冷笑就会显得格外冷,从西伯利亚雪撬犬瞬间切换西伯利亚狼模式。“没事儿,这不前两天刚来一堆事儿没时间和你打个招呼,正好现在有空,我来给你复习一下关于坤音的保·密·条·款。”

“不、不用费心我口风很严的真的,而且我说也没人心你看是吧什么兔子狼的……嗯……行吧那能不能换岳哥来跟我讲……”

“行啊你小子还惦记着我家老岳!”卜凡一肘子绕到董岩磊脖子上。

“我冤啊!这不岳哥下手比你轻点吗???”


岳明辉在厕所门口等两个小崽子出来。

他倒是不担心卜凡会对董岩磊做什么,卜凡虽然长着一张暴力分子的脸,坐地铁还会被查身份证,但其实是个特别热爱和平的小孩儿,他清楚自己的手劲儿,和人类接触的时候总是会习惯性收五分力道。

他等得无聊,手机什么的都被选管收走了,那台破诺基亚都没留,只好闲得啃手指。啃了一会儿就听到厕所里传来磊子叫他的声儿。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场小小的“战争”就火速结束了。卜凡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岳明辉连手都还没从嘴里拿出来。

“怎么又啃指甲?仗着你指甲长得快是不是,多大人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卜凡看到岳明辉啃手就来气,好端端的指甲被他咬得磕磕巴巴的,每次说他他还不服,浪费力气长出段新的搁卜凡面前晃悠。卜凡没招儿,这种时候只能老老实实去找指甲钳给他把长出来的部分剪了去。

现在一时间找不到指甲钳,卜凡眼珠子转了转,把岳明辉刚才啃的那根手指指尖含进嘴里,悄悄伸出狼牙,三两口啃平了。

岳明辉看到自己平滑的指甲也有点懵。

“你们狼的牙口真好。”

卜凡得意洋洋的张了张嘴,亮出自己虽然不常使用但依旧保持锋利的犬齿。

“嘛呢嘛呢,快收回去!杵这儿吓人吗?”

“没人看见。”

“满走廊摄像头呢,咱可不好质疑现代科技。”

“没事儿不怕,拍着就拍着呗,摆平这事儿对我岳哥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欠你哒???”

“不欠不欠,是我欠你的。”

然后卜凡微微弯下身子,把岳明辉整个包进怀里,熟练地吻上这双薄唇。


董岩磊才踏出厕所三步,惊恐地被迫观摩了这眼熟到令人眼疼、泛着粉红色气泡腻腻歪歪的场面。

“我又不做人了?”


14.

李振洋加入坤音以后,卜凡终于不再是坤音最硬最铁的汉子。每次舞蹈课都能听到两位模特此起彼伏的吱哇乱叫。

可能卜凡还要比李振洋更惨一些,除了练习生的的课程他要学,对于自控方面他要学得更多,通常状态就是体能训练之后他和小弟一人坐在岳明辉一边,队长左手教英文和物理,右手教自控原理。

岳明辉仰天长叹,哥哥我本硕读的自动化专业研究的自动控制共同规律,咋一毕业就沦落到要来教一个狼崽子怎么控制自己不在大晚上对着月亮嚎呢。

李英超猛得抬起头,一脸震惊,“岳叔你刚才说了什么?”

“对着月亮嚎?”

“不是,前一句,学的啥?”

于是岳明辉热情耐心地给他介绍了一遍自动化这项学科。

强制接受文化熏陶的李英超把刚背过的17个单词忘得一干二净,目光呆滞,问他岳叔,“你、你不是只垂耳兔吗?干啥还要学这个?”

“小朋友,物种歧视要不得,兔子也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呀。”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李英超连忙一发否认三连。


不怪李英超震惊,像岳明辉这种成了精有了人形的妖,给自己搞个什么身份不好,非要去学这么唯物主义的学科,这性质就相当于神仙下凡,然后拿出一本时间简史,手把手告诉你地球之外是宇宙,这个世界不存在怪力乱神。

“你不仅学了,你还读到了硕士?”木子洋也加入了震惊的队伍,“我想知道哪个学校盛得下您这位大仙?”

“emmmmm……”岳明辉短暂地犹豫了一下,然后骄傲地报出自己的母校,“格拉斯哥大学。”

“………………”三个小崽子脸上全都写着“啥玩意儿?”

“真的啊,我骗你们干啥!校服学生证还有证书我都留着的!”

卜凡冲到小于办公桌前,悄悄打开电脑,查一查这个格拉斯哥是个什么大学。

然后一脸懵逼地回来了。

“还是个英国的大学,看不出来啊岳哥,竟然是只海归兔!”

“哈哈过奖过奖。”

“震惊!岳叔你还留过学?”

“那你就没想过为啥面前摆着俩大学生秦姐单让我来辅导你英语吗?”

空气一瞬间陷入了沉默。

李英超是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一只兔子会去学自动化;木子洋思考的是国外的神话体系是怎么和国内兼容;而卜凡的想法很单纯,我四级低空飞过,好像辅导不太了高中生。

岳明辉抽过来李英超刚写完的物理小卷子,拿着笔勾勾叉叉地批改,又递回给持续震惊的小弟。

“不行啊宝宝,你这物理怎么还没我这个客观唯心主义衍生产物学的好呀,别以为你这两年还没有高考的压力就放松警惕,物理打好基础很重要,不然越往后越吃力,到时候大学考不好怎么办,你未来的妈妈粉们不得来把公司拆啦?”

“岳叔你好啰嗦……”李英愁眉苦脸地超噘着嘴,皱着鼻子抱怨。所有的疑惑在岳明辉这一连串“爱的教导”下瞬间消失。

“还敢嫌我唠叨?单词背完了没?公式记熟了没?力学公式位移差圆周运动牛顿三大定律动量机械能都分清楚了?英语周报一课三练都完成了?我一会儿就考你不及格可给我等着吧!”

“我错了岳叔你舍得对我这么狠心吗!”

“别瞪你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我,我舍不舍得看你表现。还有凡子你也别在那儿一脸事不关己的,我跟你说的你都记得了吗?后天就十五了要让我看到你摇着大狼尾巴对着月亮嚎这一个月你别想吃肉!”

“不、不至于吧哥……怎么突然扯上我了?”

“怎么没关系,一个两个的都不给我省心,啊啊啊好麻烦不教了你俩自己琢磨吧!”岳明辉揉了揉自己一头乱毛突然暴躁,丢下三个人跑回寝室去了。


15.

“洋哥……岳哥怎么突然情绪波动这么大?”

“你跟他时间长,你都不清楚我怎么能知道?”

“不能啊?他以前没这样过!”卜凡摸着他长长了的头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难道是传说中的生理期?”李英超扯着生物卷子突然插嘴。

“生理期?老岳他不是公的吗?说他更年期我还挺信。”李振洋黑人问号。

“兔、兔子的生理期可能和人类不太一样?发情期什么的,不是说兔子的发情期都很……厉害?”李英超继续小心翼翼的推测。“凡哥,你看俩都不是人,你觉得呢?”

卜凡没注意李英超刚才好像对他说了什么不尊敬的话,眉头一皱,身为行动派决定亲自去探寻真相。


16.

卜凡被锁在寝室里一下午,回来以后很认真地回答李英超。

“是生理期,小弟你没猜错。”


TBC.


我,高中文科,那些公式都是百度来的!

下次告诉你们如何验证的生理期=v=

评论(6)
热度(148)

© 穆斯橙 | Powered by LOFTER